探灵笔记新鬼背景故事|探灵笔记系统码是什么

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這一切的元兇

這一切的元兇

「媽,有您的包裹!」兒子小軍喊了一嗓子,驚醒了還在昏昏沉沉的沈玲,包裹不大,就是個鞋盒差不多的樣子,但蹊蹺的是,沒有地址,只是用黑色塑料包裹著,上面貼著白紙,寫著沈玲收!「媽,誰給您郵的啊?怎么連地址都沒有?

  我剛回來看見就放在門口了,郵遞員沒敲門?」小軍的話給沈玲提了個醒,本來正要打開包裹,又停了手,對兒子撂了句:「以前一個同學,估計叫門我沒聽見,快去寫作業吧。」說完,沈玲急匆匆的回了自己房間。

  回到房間,鎖好門,沈玲雙手顫抖著打開包裹,她總有種不祥的感覺,這里的東西,不一定是好東西,可自己必須打開……撕開包裹,打開盒子,里面是兩個大小差不多的紙盒!簡直是存心折磨自己!

  沈玲先打開一個紙盒,盒子輕飄飄的,打開是白色蕾絲內衣。當她將內衣展開后,頓時臉上一熱,小小的紙盒,居然裝了包括,內衣,內褲,絲襪,一套情趣內衣!

  用的是薄的不能再薄的絲紗,內衣是幾乎透明的白紗,周圍鑲嵌了一圈蕾絲,勉強將她那一對圓滾滾的奶子下半部罩住,如果不是那條細細的白絲帶掛到勁后,肯定會掉下來。內褲更是怪異,幾乎透明的白紗什么都遮不住,在兩腿間,鑲嵌了一條白色蕾絲,猛一看還能遮住一些私密。可仔細看,蕾絲居然是分成兩半的,內褲腰胯位置垂下一圈白紗,長度正好超過私處,可也是分成兩半的,只要步子邁大,里面春光肯定外漏。絲襪情況也差不多,貼肉的白紗,幾乎讓人看不出來,一直到大腿,由兩根細繩和內褲相連,這要是掉下來,不把內褲也帶下來?

  沈玲只覺得自己心都要跳出來了,她又打開另一個盒子,這個盒子明顯重許多。

  里面竟然是一個半新的手機,一張明信片,明信片下面有幾張照片,分明是自己那一晚被強奸后的照片啊!

  「這是給你的禮物,只穿我給你的禮物,穿上高跟鞋,然后找你兒子。如果他不在家,可以到門廳等著,如果他在家,就讓他出去玩,你要當著他面,背對他,彎腰撿東西!必須照我說的做,不然我把你的這些照片到你們家周圍去扔!

  做好后,給我打電話,手機里有我電話!只等你到五點!今天你休息,我就在你家附近觀察,別想耍我!」看了明信片上的話,沈玲如墜冰窖,眼淚又流了下來……兒子就在家,就在另一個房間寫作業,可自己穿上這身——自己不確定是否能稱為衣服的衣服,兒子以后會怎么看自己?沒臉做人了……沈玲再次想到了死,可自己一了百了,自己的家人怎么辦?人言可畏,死人不怕,但活著的人呢?沈玲陷入了焦慮。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可怎么總覺得時間過得這么快?眼看已經過了四點四十,沈玲坐立不寧,她在屋里來回轉著圈,「怎么樣也不成,自己決不能這樣去見兒子,更不能當著他面,向他撅著屁股撿東西……」下意識的,她抓緊了身旁椅子靠背,「嗯?」椅子背上搭著一條浴巾……一個念頭從她腦海里飛快閃過,「對,洗澡!」沈玲腦子轉得前所未有的快,將情形大致想了一遍,她一咬牙,長吁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反正是自己兒子,看見就看見,也沒什么大不了的!」自欺欺人的安慰著自己,她迅速脫光自己的衣服。站在落地鏡前,沈玲難得的仔細端詳起鏡子中的自己,皮膚還是那么白皙,相貌變化也不大,自己覺得自己相貌還是出眾的!只可惜,眼角的細碎魚尾紋,讓自己明白,歲月還是給自己留下烙印了!自己的奶子比年輕時要大上一圈,除了丈夫多年的愛撫,可能就是兒子吃奶時玩命用力造成的吧?當然,稍稍有些下垂,可沈玲自信,比那些同齡人,自己的奶子絕對夠堅挺!自己的胯部明顯比以前要寬許多,側過身體,屁股也明顯要肥大許多,下垂的比較明顯了……忽然,下面私處一涼,沈玲一個激靈從思緒中醒來,別自愛自憐了,先解決眼前的麻煩吧!羞答答的穿上從未穿過的情趣內衣,再看看鏡子中的自己,沈玲渾身發熱,臉更是燒得如紅布一樣……自己竟然穿上了這么丟人的衣服,以前跟丈夫看外國片子里那些女人,穿的差不多也就是這樣的內衣,丈夫眼睛看得發直,自己當時還說那些女演員不要臉呢,現在自己卻也穿上了!那些外國女人奶子大屁股大的,自己比她們也不差,就是……怎么還有心思想這些齷齪事情?

  離五點越來越近,沈玲做了幾個深呼吸,讓自己鎮靜一點,可根本不可能完全冷靜!她裹著浴巾,手里拿著香皂,出了房間。先盡量重的腳步,走到浴室門口,轉而又回過頭,對兒子房間喊道:「小軍,小軍?你在房里嗎?」小軍一邊應聲:「我在!」一邊打開門……戲劇性的一幕出現,兒子開門的一霎那,沈玲向后下意識的退了一步,纏在腰間的浴巾沒有纏緊,竟脫落下來!「哎呦,剛才以為你出去了,聽你房里好像有聲音,就問一下。」沈玲說話時很自然,根本「沒在意」兒子看自己的眼神的變化!小軍心跳加速到極致,媽媽穿著雪白蕾絲內衣,真性感啊!胸前那對白花花的肉球,絕對夠大,街上買的戧面饅頭塞進去,也不過如此!往下看,小腹有了些許小肚腩,可在自己眼里,只更增加了性感,沒有任何累贅!媽媽的腰不算纖細,可到了胯部,突然,線條向外一擴,只看正面,小軍就敢斷言,媽媽的屁股絕對夠大,當然,他也確實「敢」斷言,他有充足的把握!

  看兒子那色色的,恨不得撲上來的眼神,沈玲先是想罵,但隨即又想到,自己穿成這樣,不就是要兒子這樣嗎?盡管不是出自本心。不過,看來自己保養的還成,兒子這樣的小伙子還對自己有欲望,證明自己還不老……「瞎看什么?我去洗澡,要是出去,別忘了關門!」沈玲轉身彎腰撿浴巾,「呼!」本來肥大渾圓的屁股,更加盛氣凌人的送向小軍!「媽媽的屁股真大!

  要是這個姿勢,肏著該多舒服?」小軍不受控制的,伸手到短褲里,要掏出雞巴。沈玲已經撿起浴巾,要站起身,小軍嚇了一跳,忙抽出手。沈玲松了口氣,總算結束這尷尬的場面了,急忙跑向衛生間,可腳步有些慌亂,一下手里的香皂,浴液全掉到了地上…
「唉……」沈玲氣得要掉眼淚了,忙彎腰撿東西,忽然她意識到,兒子就在身后,陌生人逼自己向兒子撅著屁股,撿一次東西,自己這次可以蹲下了。想到這兒,屁股往下一坐,打算蹲下撿香皂,「媽我幫您,哦呀……」也是湊巧,兒子看她東西掉地下了,就過來幫忙,彎腰的工夫,頭正好伸到沈玲屁股后面。沈玲開始彎腰,自然沒事,但一往下蹲,大屁股正好撞到兒子腦袋,好像她故意用屁股砸兒子似的,兒子沒提防,當即摔倒。

  「哎呀,礙事嗎?你別管了,我自己來吧!」心里有愧,沈玲也就沒有想到,剛才自己屁股撞到的不是兒子后腦勺,而是兒子的臉!屁股下落,怎么會撞到兒子的臉?除非是……他的臉正好等到自己屁股后面!根本沒有想這些,沈玲感覺自己渾身都在著火,抱起洗浴用品,逃似的進了浴室,關上門,靠在門上,閉著眼,大口喘著粗氣……「自己的舉動實在是太瘋狂了,居然真的在兒子面前這樣……」「咚咚咚!」「誰!」浴室門突然響起,沈玲正神魂不定中,嚇得聲音都變了,可隨即想到,「除了兒子,還能有誰?」「是我,媽,我去找小龍玩,晚一點回來。」小軍在外面回答,沈玲深吸一口氣,「哦,知道了,別太晚,盡量早回吧。」小軍應了一聲,出去了,「嘭!」房門被撞上。沈玲打開噴頭,不等水熱,站到噴頭下,任由涼水沖刷自己的身體,眼淚無聲的流淌下來。

  依舊穿著性感內衣出了浴室,沈玲躺在床上,雙眼無神,空洞的看著房頂,「這樣的事情怎么會落到自己頭上?」「嗡……嗡……」手機震動傳來,沈玲嚇得打了個冷顫,拿起手機,顫抖著,打開屏幕。「很好,你兒子肯定對你的身體感興趣了吧?今晚,11:30以后,到小區東南角,放雜物的小房子,里面有你的『禮物』!」「去的時候,必須穿我給你的內衣,或者,你可以穿外套,但不許穿內褲!別耍花招!」「這內衣要是穿出去,讓人看見,自己還活嗎?11:30,應該也沒什么人出來了,可如果碰到一個,自己就……」沈玲迷茫的想了半天,決定按照第二條的樣子,在內衣外面加個外套,下面穿條褲子,不穿內褲,「至少還能見人!」找了半天,總算把衣服找好,一柜子的衣服,穿那件都覺得會讓人看到里面的情景。「兒子怎么還不回來?」小軍說去同學家,家里也有那同學家的電話,可沈玲幾次摸電話,又都放了回去,心里總有些見不得人似的,不敢打,特別是不敢面對兒子!

  眼看已經過了十點,兒子還沒回來,沈玲更加著急,以前兒子也曾經有半夜回來的時候,可今天,如果他不回來,自己怎么走?兒子問自己夜里去哪里了?

  自己該怎么回答?」自己可以說是去朋友家了!」沈玲腦子里靈光一閃,想好說辭,她急忙收拾好衣服,就要出門。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廚房,隨即她搖了搖頭,想法太不切實際!她真想殺了那個陌生人,可殺人是死罪,而且,自己也未必殺的了對方一個大男人,那自己那些裸照不是要被撒的哪里都是?一想到大男人,沈玲沒來由的,下面一熱,那混蛋的東西好像確實挺大,比老公的大……沈玲急匆匆的溜出家門,一身白紗襯衣,下面是米黃色褲子,蹬上高跟鞋,在小區里溜達著。她沒有直接去那小房子,這時候小區里人不多了,可如果人家看見自己去那小屋,不是麻煩?繞了兩圈,居然沒遇到乘涼的街坊,沈玲松了口氣,運氣還不錯。「可這是運氣好嗎?」她心里無奈,也沒辦法,裝作無事的來到小房子附近,樹蔭下。樹下有幾張石桌,還有不少石墩,平時有人在這里打牌,打麻將。沈玲觀察了一下四周,確定沒有人看見后,迅速起身,走到小房子前,房門上還掛著鐵鏈,但鎖頭已經沒了!她一邊深呼吸,一邊輕輕推開房門,屋子里黑洞洞的,別說沒燈,就是有燈,她也不敢開。借著窗戶縫隙照進來的光亮,沈玲看了一下屋里的情況。破椅子,破桌子,摞了一屋子,只在靠里面墻角有一張鐵架子床!記得,以前小區的看門人,還是單位員工編制,當時那個老頭是農村上來的,他兒子好像是因公殉職的,為了照顧他,單位給他安排了個職務,也是讓他養老。除了門房,特意在角落又給他蓋了兩間小房,算是宿舍。老頭住門房方便,小房就用來存東西,偶爾老家親戚來,也有地方住。

  后來,老頭實在不成了,想讓侄子來接班,費了好大力氣,走了許多門路,單位讓他交房,讓他侄子進入單位工作,老頭回老家了,再來的看門人都是臨時工,小房也就徹底成了庫房。

  「那個『禮物』在哪兒?」里面一間關著門,沈玲也不敢推,逐漸適應了黑暗后,床上一個紙盒映入眼簾。憑直覺,沈玲知道,就是這盒子,那個混蛋是什么時候放進來的?沒人看見他進來嗎?打開盒子,東西不多,一個小手電,一個紙片,一個黑色應該是布片之類東西。打開手電,借著微光,看紙片,「我一直在等你,打開那黑色紗巾,放在床邊,坐到椅子上,面朝里!不許回頭!」不用說了,沈玲坐在靠近床邊的一把顯然是特意擺放的椅子上,面朝里,看著對面骯臟的墻壁,心懸到了嗓子眼兒!

  「咔……」門開了,光線照進來,但隨即又關上,依舊是黑漆漆的。一個粗重呼吸到了沈玲背后,沈玲緊張得幾乎要轉頭了!沒等她轉,一個黑乎乎的人影,抓起床上的那個布片,抖開,順手套在她頭上,是個絲襪!本來屋里就那么一點光線,又套上絲襪,沈玲看得更加模糊,這還不算,「咔」背后桌椅被移動,連那一點光線都幾乎看不到了,屋子里徹底黑暗……「呼……」陌生人似乎也才放松,沈玲沒來得及多想,被從后面一推,人趴到床邊!「你別……」陌生人開始解她的褲子,沈玲不敢全力反抗,可又不愿受辱,一邊扭動屁股躲避,一邊小聲兒哀求著:「求求你,別,別強奸我了,我有丈夫呃……我還有兒子……」聽到她說「還有兒子」那個人明顯定了一下,但隨即繼續動手。沈玲的褲子是不用腰帶那種,后面有一條拉鏈,陌生人摸索半天,終于找到關鍵,一下拉開拉鏈,褲子被揪下半截,那肥大渾圓的屁股彈了出來!

  「別,嗚……」正要再說,沈玲心中一緊,一個火熱的東西,頂到了自己后面臀縫,「雞巴!」「叱啦……」沈玲身上一涼,裂帛聲傳來,陌生人不耐煩竟然撕裂她的上衣,又扯掉了內衣。一個失神,沈玲被按倒,上身趴在床上,下面雙腿被陌生人用力一分,接著,那火熱的雞巴,沒有任何前戲,硬生生插入了沈玲陰道,干澀的陰道哪里能適應這強悍的侵入,沈玲不禁慘叫一聲,但陌生人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嘴巴。

  「嗯……」驟然肏入,陌生人的雞巴顯然也有些吃痛,輕輕的哼了一聲,「這聲音……」沈玲似乎覺得聲音有些不對,可陌生人顯然不會給她思索的時間,瘋狂的,抽送起來!「嗯嗯嗯嗯嗯,啊別,啊,不要,哇……疼,啊!」陌生人放開沈玲的嘴,雙手握住她那不算纖細,但很有女人味的腰肢,雞巴如沖床一樣,飛快的沖擊那已經分泌出大量淫液的陰道!一記記沖擊,沒有絲毫討巧,記記到底,記記直中花芯!沈玲被撞得,身體都要散架了,上身完全趴在床上,后面的陌生人恨不得要鉆進她下面一樣,瘋狂的發力。

  「這屁股,真大,真圓!」陌生人興奮極了,他怎么發力都覺得不過癮,雙腳奮力蹬地面,將身體的力量都投到雞巴上!忽然,陌生人將沈玲用力往床上一頂,搬起她那白皙粉嫩的大腿,向側面抬起,沈玲被搬得側轉,陌生人的雞巴依舊死死的插在沈玲陰道里,不肯放松。終于,二人面對面連接在一起,可黑漆漆的屋子,而且沈玲頭上還套著絲襪,更加看不清對方。她只能感覺到,陌生人并沒遮住臉,但自己只能模糊看到他身體的輪廓!陌生人再次發動的攻擊,整個人如上了發條一樣,強壯有力的反復沖擊著沈玲的身體。面對面的奸淫沈玲,對于他的刺激,要比沈玲大得多。

  「劈劈啪啪」腹肌和小腹腴肉碰撞,發出連串的清脆響聲,雙手抓住那兩團肉球,他忍不住張嘴吸住,左吸右吸,想要吸出奶水,可惜沒能如愿,但他不在意,抱著那肥大的奶子,愛不釋手!微弱的光線打下,正照在陌生人臉上,可沈玲還是看不清對方長相。其實,如果她看清,她一定會崩潰,強奸她的,正是她的兒子小軍!

  小軍苦心積慮這么久,終于能「光明正大」的奸淫母親,這樣的刺激,他險些當場繳槍。可他不甘心,媽媽的身體,實在是太好了!他一抄母親雙腿,用力將母親身體對折,雙腿壓住,那讓他怎么看怎么愛的大屁股更加突兀的向上翻起。

  「雞巴一次次重擊,每次都能頂到花芯,自己這雞巴就是專門為母親準備的!沈玲的感覺其實也和他有些類似……陌生人的雞巴那么粗大,完全插入時,正好將自己的陰道填塞得密不透風,抽出時,強大的吸力,幾乎要將自己穴芯嫩肉吸出去似的。」但陌生人不會完全抽出,龜頭總會滯留在陰道口內,不會逃出兩片大陰唇的勢力范圍。不等沈玲分心,那粗壯的雞巴快速殺回,一個突擊,將正在喘息的花芯撞個正著!

  「哇……」沈玲吃痛慘叫,陌生人張開大嘴封了上來,「嗚……」任憑她身體劇烈掙扎,陌生人肏得更加不顧一切。粗壯的雞巴一下下撞擊自己,這架勢,簡直是要把自己撞碎啊!沈玲不寒而栗,陌生人卻根本沒想其他,只是一個勁的抽送雞巴。

  小軍想哭,他真想跪在母親面前,感謝母親帶給自己生命,感謝母親用她那渾圓白嫩的乳房哺育自己,雖然早已忘記,但他相信,那么美的奶子,吸出的一定是最美味的奶水!小軍更加賣力了,既然不能用嘴說,那就用實際行動感激母親!奸淫了母親半個多小時,母親至少已經兩次泄身,陰道里傳來的強力收縮,險些讓他交貨。終于,他感覺自己也要到極限了,將母親雙腿完全扛起,全身重量都壓到雞巴上,大雞巴一下又一下,竭盡全力的肏動,每一下都讓沈玲覺得自己就要被擊碎,每一下都讓沈玲覺得自己就要被肏穿。

  沈玲心跳再次驟然加快,突然,她身體一抽抽,手腳強烈掙扎抖動,大屁股一揚一揚的,要將侵犯自己的人頂下去,可陰道如變成無數小手,緊緊抓住那粗壯的雞巴,揉捏按摩,勢要將里面的精華扎出來。小軍感覺到了母親身體表達的真實意圖,不顧生死,雞巴抽送速度達到極致,陰道分泌的大量淫液被帶出,連噴灑出的陰精也流淌出來。忽然,腰眼一酸,一股電流從尾椎直達頭頂,積存的熱情,瞬間涌到雞巴上,他奮力將雞巴往母親陰道里一送,龜頭頂住花芯,馬眼正對著花芯中間的小孔,「呃……」一聲低吼,呲牙咧嘴的,將濃熱的精液射了進去,直擊花芯,許多直接進入了子宮,曾經孕育自己的子宮!

  沈玲新敗之身,被熱精一燙,又是一陣抽動,泄出大股陰精,而她不知道,給她子宮注入大量精液的不是別人,正是她的寶貝兒子小軍!掙扎了一陣,沈玲的力氣如被吸走一樣,四肢軟了下來。小軍也差不多,精液全部射進母親子宮,他緊繃著的弦松開,也不抽出雞巴,騎坐著母親,人無力的彎下腰,爬在母親身上,黑暗的屋子里,只余粗重的呼吸聲……沈玲清醒過來,下身撕裂的疼痛,說明剛才不是噩夢,自己確實是再次被強奸。她欲哭無淚,看見照到地上的光線,她才反應過來,那個陌生人又挪動桌椅了。借著光亮,她看了看身體,下身一股暖流流出,白濁的精液,直接流到床上。

  自己的衣服都撕爛了,上衣是那混蛋撕的,褲子……是自己掙扎時弄壞,自己怎么回家?拿起床頭的手機,已經是兩點多,這個時候外面該沒人了吧?想到這里,沈玲一咬牙,撿起爛衣服,勉強穿上,自欺欺人的覺得比不穿強后,悄悄的推開門,看外面確實沒人,且沒有人家亮著燈后,才走出來。她剛要跑,步子邁得大了些,下面又是撕裂的疼痛,根本跑不動……赤身裸體的,在小區里走,雖然小區的路燈也大部分熄滅,但她還是盡可能的在樹蔭里鉆,一陣陣涼風襲來,吹得她不斷的打冷顫,不是真冷,是心虛……回到家已經是兩點多,本想洗洗澡,洗掉身上的污穢,可她又怕驚動兒子,躺在床上,淚水再次不受控制的涌了出來。

  小軍的房間沒有開燈,實際上,他一直在看著媽媽,生怕媽媽有任何閃失,那樣他肯定會痛不欲生!他比沈玲稍微早醒過來一些,雖然有萬般不舍,可為了日后他只有先忍住再次奸淫母親的沖動,離開了小房子,臨走前,撤下媽媽頭上的絲襪,挪動那些桌椅,以便讓媽媽能看清些東西。但他并沒有立刻回家,而是等在外面黑影中,只要媽媽有什么不對勁,立刻施救。媽媽推動房門,他忙跑到對面一棵樹后面,借著黑暗掩護,看媽媽那近乎裸體的在夜里行走,直到快到單元門外了,他才脫了鞋,光腳跑回家。

  媽媽開門,進屋,一系列動作輕手輕腳,他知道是怕驚動自己,可他真不敢說明,自己就是這一切的元兇,現在,還不是時候……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催眠支配 下一篇:強奪環球小姐的肉體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探灵笔记新鬼背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