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灵笔记新鬼背景故事|探灵笔记系统码是什么

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詩一般的校園生活

詩一般的校園生活


            

  程默上大學了,這是中原地區一所普通之極的學院,程默的專業為它所下屬的一個專科班,他將注定重新認識很多同學,也注定有了新的朋友。

  三十多年來,程默的朋友何其之多,但能記住的已廖廖無幾。人的一生,朋友如同路人,一段路上,你與某些人相遇并走過,但到了三叉路口,必然有一部分人分道揚鑣,再相遇也就成陌生人。

  所有人均如此。

  當程默放下行李,這間不足十平方米的宿舍里已住進了六位同學,他們已整理好自已的床位,只將那臨近窗戶的一張雙層床留給后來者,這里的天氣干噪且冷,屋里放下四張雙層床,就只有中間一條過道了,一張長桌放在這留下的床邊,程默的活動范圍就更加狹小了。

  七位同學來自天南海北,廣東,湖北,河南,新疆,內蒙,淅江,都是年輕人,大家操著蹩腳的普通話相互介紹了自已,就算認識了。程默倒比他們都要大上一歲,就成為了這宿舍的老大,最后來就成了班里的老大。

  「砰」,縮舍的門被人用腳揣開了,老二叼著煙,手里一個簡單的提包進來了,他環視了一眼宿舍里的七位男生,看見那留下的唯一空位,程默的上鋪,嘴里打了一起招呼:「大家好,我叫翟鴻飛。」手一楊,那提包就飛上了床位上,轉身就出了門,門開處隱約見一窈窕女孩,被他摟著走了,女孩掙了一下,嘴里似乎輕聲說了句什么。

  ………

  老二鴻飛來自北京,少將的孫子,就這身世不久就在這所小學校里傳開了。
  他中等偏上個頭,大約有一米七八吧,長得倒象個女生,白皮膚,鵝蛋臉,清秀得很。他真的不愛學習,也真不是學習的料,大學三年,他每門功課的成績倒是都剛好及格了,但那都是程默的功勞,每次考試,鴻飛都是坐在程默的正后面。

  程默成績不好,愛玩,但他真的有些靈氣,平時不認真學習,考試前用功兩天,將課本看一看再總結一下,揣摩哪能些點是重點必考的,還真是有用。除大一的基次外,大二開始的專業課成績硬是突出得很,有門課他考了個第一名,同班的一女生在考后去老師那里看分數,那老師看著陳越的名字問她:「陳越是誰啊,我一點印象也沒有。」

  作為回報,鴻飛帶著程默抽遍了各個牌子的香煙,將他培養成一名癮君子,當然,不是吸毒,如果抽煙不算吸毒。平時就不說了,每次考試臨近,晚上程默就要到教室里認真的看看嶄新的課本,捉捉題目,鴻飛就陪著他,那幾天他的女朋友——文文也不理他,認真復習去了。

  每間隔約十分鐘,鴻飛就要引誘程默到教室外面抽上一根,幾年下來,程默的煙癮不被培養起來才怪。其實程默上高中時就抽煙,但那純粹就是做做樣子罷了,為這事,父親說過他,陳露說過他,后來他也就很少吸了。沒辦法,很多人能成為朋友,不問理由,只為一點小小的愛好。

  當然,程默和鴻飛還有個共同點,愛運動,大一分運動興趣組時,程默本來報的是籃球,結果硬是被鴻飛軟磨硬泡拉到足球隊里,二人成了最佳搭檔,一個前鋒,一個邊鋒。另外,鴻飛有突出的地方,功夫,是真正的功夫,不是象程默打架一味講狠,他是學過的。

  他爺爺從小教他練氣打樁,初中時他還到河南少林寺學過兩年,但高中后,鴻飛就煩了,不練了,那他的話說就是:「屁用沒有,現在又不是冷兵器時代,枯燥無味,你練得最好,別人拿出一把槍還不就成了個軟蛋,妄自把我的大好青春浪費了。」

  直把他爺爺氣得吹胡子瞪眼,但把這個寶貝孫子也沒辦法。即使這樣,鴻飛功底還是有些的。程默和他教量過,只要沒纏在一起,程默根本不是對手。當然只要抱在一起了,程默就不怕他的什么什么拳,什么什么腿之流了,身大力不衰不是沒有道理的。后來程默跟他也學了幾手,對負這小子那是更有心得了。
  鴻飛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兩人,兩個女人,不是奶奶母親,是姐姐,還有就是他的女朋友——徐思文。

  第一次見到文文,程默就在心里笑了,鴻飛雖然沒他魁梧高大,但在學校里也算得上是個大塊頭了,文文瘦瘦弱弱的,也就一米五零左右吧,小臉小鼻小嘴巴小長脖子,倒是長了一對好看的又眼皮,胸倒是很飽滿的樣子,在衣下鼓鼓的,但想來這樣的小身材也不會大的了,皮膚也是白,但吸人眼球的卻是她那兩只眼睛晶亮晶亮的,黑白分明,一笑起來成了一條線,小臉上一對深深的酒渦,一頭飄逸的長發,直垂到圓鼓鼓的屁股蛋子上,但怎么看都是個小孩子樣。

  更好笑的是,那天在館子里吃飯,屋里開著空調,程默拿出一支煙遞給鴻飛,他本能的接過,哪知旁邊的文文小眼一瞪,鴻飛竟嚇得一哆嗦,煙都掉到地上去了。陳越心里大笑,怪不得上自習鴻飛愛跟著他,恐怕原因之一就是在女朋友面前不敢抽煙。

  后來,程默笑話鴻飛,鴻飛苦著一張臉,緊吸兩口煙,告訴了他們的故事。
  鴻飛與文文是指腹為婚的,兩人的爺爺奶奶都是老革命,其間也是有感情錯綜復雜之處,但結了娃娃親的直接后果就是鴻飛自有記憶起,就有一個小不點跟在他后面,處處監督著他,而且鴻飛成績不好考到這個學校,本來以他的家庭是可以花錢可用關系到個好學校,可他爺爺卻不讓,小子不憑自已的本事靠家里幫忙,門都沒有。

  更可怕的是,成績很好的文文本來可以在北京上個好大學,結果她硬是跑到第三志愿里,她的第三志愿還是看見鴻飛報的學校填的。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老天爺開眼,兩人沒分到一個班里。

  程默有些呆了,鴻飛那里發著牢騷,但那聲音里怎么聽都是幸福,對,幸福的感覺。

  如果何芹也像文文這樣,那豈不是幸福死了的!程默想著。

  「文文可是個才女,以后你會知道的。」鴻飛自豪的說。

  這一點以后程默就見識到了,成績好,大一的元旦晚會上她一首雨巷,聲情并茂,間隙一段輕靈的舞步,那若大的大禮堂里鴉雀無聲。

               撐著油紙傘,

             獨自彷徨在悠長悠長,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著,

              一個丁香一樣的,

                          結著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丁香一樣的顏色,丁香一樣的芬芳,丁香一樣的憂愁,

            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這寂寥的雨巷,

     撐著紙油傘像我一樣像我一樣默默行著冷漠凄清又惆悵。

        她靜默地走近走近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飄過像夢一般地像夢一般地凄婉迷茫像夢中飄過,

          一枝丁香地像我身旁飄過這女郎,

          她靜默地遠了遠了到了頹圮的籬墻,

            走盡這雨巷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顏色散了她的芬芳消散了,

         甚至她的太息般的眼光丁香般的惆悵,

            撐著油紙傘獨自彷徨在悠長悠長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飄過一個丁香一樣地結著愁怨的姑娘。

  程默望著臺上那精靈一樣的女孩,這是文文嗎?臺上的女孩不是那種奔放的美,但那江南小女兒的一身打扮,柔美溫婉,清盈淡雅,好一個丁香姑娘。
  大二的國慶晚會,文文懷抱琵琶,一曲清樂,讓全校所有男孩著迷。

  在大三畢業前,程默沒見著文文穿裙子,這讓程默有些遺憾,他一向認為女孩子穿上裙子,才能將最美的曲線展現出來,然而……………………

             

  大一的時光一剎而過,程默與鴻飛感情漸深,文文也就自然成了他的好朋友。
  何芹的信大約兩周一封,字里行間,充滿了對程默的思念,更有名校那豐富多彩的生活,她參加了校合唱團,學會了跳舞,程默心里不覺有些酸溜溜,那她的舞伴必然少不了那些個英俊瀟灑的男生,何芹是那樣的美,那樣的出色,不知有多少男生趨之若鶩。他沒問過,倒是何芹后來回答了,是一些要好的姐妹,可能嗎?

  程默一生不喜跳舞,但他見過學校里的舞會,有多少是兩個女生一起的?一年下來,絕大部分男同學都有了女朋友,但程默倒是視而不見,他寧愿白天到球場上渾灑汗水,晚上看著何芹的信入睡。一段時間下來,他的手淫越來越嚴重了,正是血氣方剛之時,從未經歷過也許就無所謂吧,但是高中時期豐富的性經歷,現在突然完全禁欲,真的是不可能。

  那個時代,校園里戀愛成風,但剛走入大學校園的大一新生,仍是懷著羨慕的眼光,看著學哥學姐成雙入對,同時心里暗暗尋找自已另一半的時侯,倒是沒幾對談戀愛的。

  但程默和鴻飛顯然是另類,鴻飛與文文幾乎算得上成雙結對,程默很快當上了班上的老大,幾個小女考羞羞答答的在他面前搖逸生姿。說實話,程默也有心動的時侯,但一方面還在努力堅守著對何芹的忠貞,一方面他實在是個大奶控,同班的幾個女生還真沒一個有著很誘人的豐滿奶子的,這讓他在大學三年里盡管與她們都是好朋友,但卻沒有染指同班任何一個女生。想來,如果有一個女生具備清秀的外表,又有走起路來顫動奶子,可能他早就上了,比如那個在元旦晚會上,只穿著一套緊身衣跳舞的女生,細腰長腿,狐媚的臉蛋,在燈光下,他直感到那緊身衣幾乎透明,在大腿交接處有明顯的洶,讓他雞巴一晚上都疼。
  晚上,與鴻飛竟談起了女人,看來鴻飛對那女生也有感覺,笑著交談了一會后,就說到了女友上,程默在鴻飛面前也不避曾經的經歷,說得鴻飛兩眼放光,同時也是哎聲嘆氣,程默好笑,擂他一拳道:「你嘆什么氣,文文你難道沒上呀。」
  結果讓程默很意外,文文竟是個非常保守的女孩,鴻飛親過她,摸過她的全身,但那最后一關十幾年來竟無法突破。

  「告訴你,文文可有內秀的,一身肌膚細嫩細嫩的,那個,那個奶子更是很大的。」鴻飛說,當然他也把程默當作最好的兄弟,說起來無所顧慮。

  「是嗎?」程默一臉的不相信,那個小身板,看起來胸的確還是很豐滿的,但說有一對大奶,實在難以置信。以后看文文,果然胸前鼓鼓的,眼里不免有了表現,好幾次文文都被看得面紅得緊,惱怒的睜他,但并不發火。

  也許是為了轉移注意力,文文竟給程默介紹起了女朋友。

 ⊥這樣胡曉星走進了程默和鴻飛的生活,出人意料,她就是那個元旦晚會上的女孩。

  那天程默和鴻飛大汗淋漓地從球場上下來,是黃昏,球場旁邊照樣站著文文,看他倆人的樣子,灰頭土臉,那叫一個笑得歡,真的看不見那彎明月小眼了。她照樣拿著兩條手巾,遞給兩人一人一條,不過那待遇就不一樣了,鴻飛臉上的汗是被她用一只蔥樣樣嫩的小手踮起足尖擦干的,這讓程默看著心里酸酸的,嘴里笑道:「真個肉麻啊,文文,你太厚此薄彼了吧?」

  文文轉過頭,小臉紅紅地笑道:「死程默,你不用傷心,我給你找一個唄,以后就讓我們的星星給你擦汗了。」

  說著,文文就拉過身邊的另一個女孩子。

  程默和鴻飛看向文文身邊的女子,這女子正笑盈盈地望著他倆,修長的身材,應該接近有一米七吧,頭發向后束成一個馬尾,近看長著小長臉,尤其是那一雙丹鳳眼,很媚,很媚,她就是胡曉星。

  程默與鴻飛對視一眼,心里想來都大感意外。程默心里跳了跳,但故作鎮定的一笑,想來文文是看他單身,想給他找個伴伴了,看文文站在胡曉星身邊,那小腰桿挺得筆直,還是矮了不少,也真難為她了,給自已找了個漂亮的女朋友。
  為了慶祝自已的成果,文文硬是請了一餐大客,正是冬天,大家吃著火鍋,一會兒程默注意到胡曉星一張粉臉上冒出細密的汗珠,更是明媚,卻也是不好意思與她過于親近,這樣卻成了他和文文談得更歡,而鴻飛卻與胡曉星似乎成了一對。恨得旁邊文文小嘴緊緊咬著紅唇,程默心里笑開了花。

  多年的欲海經歷,程默一眼就看出這胡曉星不是個簡單的純潔女生,那大屁股大奶子,狐貍眼里自然流露出的對男性的勾引媚光,性經歷絕對十分豐富的。
                                          

  何芹的信終于來了,程默和幾個兄弟海侃了一會,夜已深了,上鋪的鴻飛還沒回來,這段時間,鴻飛間隔著已有好幾個晚上徹夜不歸了,程默倒也沒怎么在意,富家公子,深愛的女朋友,也許他們在那里約會偷吃禁果也是很正常的。
  何芹的信還是那么的深情,讓程默的心很溫暖,上次程默給她寫信,約定一起回家。何芹回家坐的火車并不經過程默就讀的城市,但也不為難,程默只要坐三個小時的汽車就能到另一個城市與她在火車上相會。躺在被子里,想著芹芹那美麗的身子,他們一起那無數個幸福的夜晚,程默感覺一陣無名之火升上來,下身很快勃起來,直硬得疼痛。他不由再次將手伸過去……

 §放寒假了,程默與曉星雖然認識了,卻還沒有到在一起的地步,程默雖然愛美女,但也不是饑不擇食的那種人,沒有感覺是不會輕易上床的。感覺要靠時間來培養,四個人又聚了幾次,兩個人倒是熟了很多,但程默卻感覺到,鴻飛倒是會與曉星發生點什么。

  隨著精液的噴射,身子似乎被掏空了,程默長吁一口氣,睡意漸濃。耳邊的BP機卻響了起來,這機子是春節陳露送給他的禮物。

  「程默,你看見鴻飛了嗎,我感冒了,頭好暈發燒,你叫他來接我去外面醫院看看吧,文文。」

  程默一下子清醒過來,文文病了,可鴻飛還沒回來,怎么辦?怎么辦?我自已去帶文文看病,她問起鴻飛來怎么回答。

  程默還是迅速的起了床,跑到女生宿舍,很冷的風里,小巧的文文看上去的確是太柔弱了。他急忙脫下自已身上的外衣,程默身體好,在這中原地區的冬天,一件夾衣就過了冬,現在將外衣脫了,冷風一吹,還是打了個寒噤。文文看見了,緊次不要,但程默哪能答應,看她站都站不穩,將自已寬大的上衣裹住她嬌小的身體,看她一副隨時要倒的樣子,索性一把將她抱在懷里,大踏步的出了學校。
  文文并不掙脫,也可能是燒得糊涂,身上還感覺到冷,像個小貓一樣緊緊偎在程默懷里,雖然意識不在那里,雖然穿著冬衣,程默還是感覺兩坨肉球頂在自已胸前,他感覺懷里的人兒身子在顫抖,更緊的抱住。

  醫院并不是很遠,將文文送到了醫院,急性感冒,都燒到40度了。吃上退燒藥,掛上點滴,文文終于安靜的睡著了,看那白色的被單里,兩道彎彎的眉毛擰著,潔白干凈的小臉蛋隱含憂愁,程默心都疼了,這個鴻飛,跑到哪里去了,本來以為他和文文在一起,現在看來………,難道是與胡曉星,程默懶得想。
  程默將被單攏了攏,轉身走出病室,夜深了,醫院里一片靜寂,他靠在走廊墻上,點上一根煙深深的吸上一口,擺擺頭,夜還很長,這時候,他還沒想到鴻飛那家伙正伏在胡曉星身上鞠躬盡瘁。

。。。。。。。。。。。。。
<


相關鏈接:

上一篇:魔法學院的永恒法師 下一篇:老婆的宿舍沒有人哦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探灵笔记新鬼背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