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灵笔记新鬼背景故事|探灵笔记系统码是什么

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美女秘書床上功夫好

美女秘書床上功夫好

即使是修仙,楚離也沒忘記自己的那尤物女鄰居!
  “這里,是哪?”
  楚離自己都沒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他現在是睡在一張床上?
  一道細細的驕哼,突然從他身邊傳來。
  他轉頭一看,一頭烏黑的長發散在紫羅蘭色的床單上,只隱隱露出半張臉,一只藕斷般的細腿吊在外面。
  那被子下的旖旎風光,光想象也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這幅場景簡直差點讓他鼻血濺三升。
  是個男人遇到這種場景,肯定要做點什么。
  楚離準備做了。
  “誰!?干什么!……是你?”
  女人的尖叫聲打斷了他。聲音從驚恐到慍怒,一個綿軟的力道推來,楚離竟然一點抵抗力都沒有,還一屁股栽在了地板上。
  “喝酒了?果然!滾出去,書房出門右轉。”女人冷冰冰道。
  楚離想說話,先打了個嗝。他隱約想起來,自己本來正蓄力開十層天眼,怎么突然變得昏昏沉沉的,好像喝了很多酒似的,連腦子都不好使了。
  “聽到沒有,趕緊滾!”女人又冷聲重復了一遍。
  楚離聞聲看過去,他盯著那張傾國傾城的臉瞧了半天,突然,他腦子一嗡,整個人立馬彈了起來。
  “馮阿姨?!”
  此時楚離已經清醒了大半,他肯定沒看錯。
  眼前這個不著一絲,皮膚賽雪,長得十分漂亮的女人,正用纖細的胳膊抱著被子裹緊胸口,以防春光乍泄。
  床上這女人,不正是他美女鄰居馮小青嗎!?當年他還認了她當干媽!
  只不過她現在至少年輕了有二十多歲,跟剛二十出頭的女人差不多。
  楚離剛喊出口,女人秀眉皺得更緊了,幾乎是咬牙切齒道,“你叫我什么?”
  “把老婆叫成阿姨,孫坤,你真惡心!”
  仿佛又是一道驚雷劈下來,楚離的臉刷白,“阿……你剛才,剛才叫我什么?”
  女人怒不可遏,“別叫我這個,惡心!”
  楚離凌亂了,他干脆沖進了廁所,對著鏡子一看,傻眼了。
  鏡子里的這張臉,根本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他當年鄰居孫坤的!
  要說是孫坤,也不盡然。他鄰居孫坤已經四十多歲了,可是鏡子里的這張臉,也才二十出頭。
  “二十歲的馮小青,二十多歲的孫坤……難道我真的重生了,還重生到了我鄰居孫坤的身上?我還差點跟馮小青……罪過啊罪過。”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管了,先開天眼試試。”
  楚離低呵,一股氣流從丹田旋轉升騰,他兩眼之間,眉心一點,仿佛有火光席卷。
  馬上,楚離雙眼一亮,開始看到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
  “天眼能開!看來我真的是重生了,不過天眼現在只能開到一層。等等,我身上都是些什么?”
  開了天眼,楚離就能看見一些普通人看不見的東西。
  此時他的注意力,卻是落到了自己胯間,他二話不說,拉開褲頭。
  “縛根術!誰這么缺德,竟然把這么陰損的招用在我鄰居身上,看來馮坤這二十幾年過得很慘。”
  何止是慘,是慘不忍睹。
  縛根術在身,老二就不可能工作,尿頻尿急尿不盡都是常態,更嚴重的,是永遠沒辦法雄起,甚至連樣貌體積都保持在小學水平。
  這對一個男人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
  難怪他生前的記憶中,他鄰居馮坤娶了個天仙一樣的漂亮老婆,也還是膝下無子。
  “縛根術陰損,但不是沒有破解的辦法,只需要一味藥就能破除,但湊齊全部材料比較麻煩。算了,一步一步來吧。”
  “你在干什么!”
  楚離馬上轉身,驚慌道,“干……”
  “你,你怎么不穿褲子啊!”
  本來她只是過來看楚離在嘀咕什么,便抱著被子過來。
  沒想到正好瞧見楚離的褲子掉在地上。
  女人下意識的動作就捂住眼睛,可是身上裹好的被子失去了束縛,馬上滑落到地上,曼妙的身材一覽無余。楚離也反映過來是怎么回事了,他立馬提起褲子,同樣將眼睛緊緊的閉上,但是跳動的眼皮分明暴露了他的蠢蠢欲動。
  兩人你脫我抱,我脫你提。場面兵荒馬亂,還伴著女人的尖叫。
  “夠了!孫坤,趕緊從我房子里滾出去!還有,別叫我什么阿姨,惡心!”
  她已經一刻都忍受不了自己的廢物老公。
  這個十天半個月不著家的男人,他們早就有了不成文的協議,孫坤不可能出現在他房間里。
  而她也習慣了入眠的時候沒有任何束縛,索性什么都沒穿。
  女人眼里的殺意不是鬧著玩的,楚離只能先迅速撤離戰場。
  “那你先好好休息,我們明天再聊。還有,你能不能借我點錢?”
  馮小青已經重新抱好了被子,冷冷道“你說什么?”
  “我想出去一趟,你能借我一百塊錢嗎?”楚離很不好意思,硬著頭皮問道。
  他剛剛重生,還不知道孫坤的情況,但他摸遍了衣兜,連一個子兒都沒摸出來。
  “滾!”
  一個錢包帶著怒氣,砸到了楚離臉上。
  現在他的身體是他干、爹孫坤的,體質十分差勁,現在正因徹夜酗酒感到陣陣頭疼,都沒看清錢包是怎么砸過來的。
  楚離撿起錢包,打開一看,錢包里少說有個五六千,楚離卻只抽出一百塊錢,又怕不夠,再多拿了一百才離開。
  “青黃路23號。”
  周圍漸漸變成楚離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風景。楚離直奔沁園小區2棟8樓802,那里曾經是他待了二十多年的家。
  門是開了,不過卻不是楚離想象中他父母二十幾歲的模樣。
  此時,一個陌生的紅頭發女人斜靠在門邊上,曖昧的沖他拋了個媚眼。
  “你好,我找王玉芬。”
  楚離問的是他母親的名字。
  “噗。小帥哥來的好早啊,在網上你可不是這么喊我的,不過沒關系,你說我是什么就是什么,現在開始,我就是王玉芬。”
  “我想你可能認錯人了。”看樣子這房子現在住的,還不是他的父母,此時這個房子的女主人,是把他誤會成一個她的網友了。
  “沒關系,你這么帥,一樣的。”
  一只纖細的胳膊搭上楚離的肩膀,紅頭發女人靠近他,微微哈氣,意思十分明顯了。
  楚離沒有掙脫,也沒有更進一步,視線穿過紅毛女,往房子里看了幾眼。
  這房子的布局裝飾,也的確不像他小時候的家。
  “你們在干什么!好啊,你個檔婦,竟然背著我找野男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知道從哪里突然沖出來的二十幾個男人,把楚離和紅毛女堵在了門口。
  “不要啊彪哥,是我錯了,我對不起你。我跟他只是剛開始而已!”紅毛女十分慌張,要朝為首的男人撲過去,卻被狠狠的推開了。
  “哼,你少說廢話,給我二十萬,我就放了你們倆!”那明顯是頭目的男人,臉上還有刀疤,兇神惡煞的瞪了楚離一眼。
  這分明是一出仙人跳,還恰好跳到了楚離頭上來。
  楚離冷聲,“我沒錢。”
  “沒錢?沒錢還敢玩兒我的女人!少廢話,身上的錢都拿出來!”
  楚離“哦”了一聲,真在身上摸了摸,最后摸出了一百四十七塊錢。這些的確是楚離的全部家當了。
  “你要的話,都拿去。”
  “好啊,你敢耍老子!”
  刀疤男誤以為是楚離故意耍他的,怒不可遏,他兇猛的抬起手,一巴掌就要扇到楚離臉上。
  楚離卻連眼皮都沒抬一下,踢腿一踹,刀疤男突然騰空往后飛,一連還撞到了七八個小弟。
  趴在地上,跟條垂死的老狗一樣哀嚎連天。
  剩下的小弟為了維護大哥的面子,都大喊幾聲,猛的朝楚離撲過去。
  楚離淡定自若,一點不放在眼里。
  他身后的紅毛女眼珠一轉,突然舉手,要抱住楚離,好讓別人趕緊收拾楚離,可她手剛才抬起來,就被一只手活生生的抓住。
  楚離這才回頭,冷的瞥了她一眼。紅毛女嚇得一哆嗦,凍到骨子里的寒冷灌遍了全身,不可能,他腦袋后面還長了眼睛不成!
  下一秒,紅毛女被楚離輕輕一甩,就像一顆染紅的保齡球一連撞倒了對方十幾號人。
  地上躺得七七八八,連看都不看一眼,準備走人。
  “嗚啦——嗚啦——嗚啦——”
  刺耳的警鈴聲卻在此時從樓道下傳來。
  哀嚎聲里,有兩個小嘍啰嘀嘀咕咕的。
  “我靠,誰報的警!”
  “我報的,媽的,咱們出事了,也不能讓這個家伙好過。”
  “傻啊你,咱們也要進局子了!”
  清楚的聽著嘍啰的對話,楚離哭笑不得。剛才小嘍啰報警的動作他盡收眼底,卻故意沒有阻攔。因為此次,他是必須去那里一趟的了。
  穿制服的很快沖到了這層來,剛剛還力大無比的楚離絲毫沒有反抗,平靜的站在原地。
  “這里怎么回事!這些人,都是你打的?”JC看向唯一站著的楚離。
  楚離點頭,“是。”
  一個精瘦的男人,放倒二十幾號人,這怎么都說不過去。
  這下不僅是JC,就連那些混混都傻眼了。
  剛才還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現在警察來了,不僅沒有反抗,神情還十分悠閑,難道突然間變成良好市民了不成!?
  進到局子里,楚離依舊十分配合,有什么答什么。當他說到自己并不是那紅毛女網上聯絡的男人時,錄口供的嗤笑一聲,“兄弟,人家那邊兒都認了,你在網上都跟人家談好了價錢,現在想不承認了?一百塊就想玩個女人,你多大啊……”
  這JC話還沒完全說完,就被一陣噔噔噔的高跟鞋聲打斷。
  這風程仆仆趕來的,不是馮小青還能有誰?
  迎上馮小青怒火竄動的眼眸,楚離頓時尷尬無比。
  他竟然忘了這一出。現在馮小青是他老婆,他進了局里,肯定是會通知馮小青的。
  早知道就不用這種方式來警局了。
  “JC先生,我是來給他辦保釋的。我是他的,老婆。”馮小青咬了咬下唇。
  “好,在這簽個字,放著這么美的老婆在家里,竟然出來找女人。”剛給楚離口供的大胖子嘖嘖兩聲,很明顯,他正在質疑楚離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馮小青就站在一邊,聽到JC說的話,臉上的紅暈染到了耳根。
  她卻故作鎮定,只是瞪了一眼楚離,兀自出了大門。
  楚離跟到了大門口,馮小青緋紅的臉蛋上多了一層寒霜,她似乎在忍,可肩膀微微的顫抖出賣了她。
  “你昨天找我要一百塊錢,就是為了出來干這個?”
  第二章 啞病
  面對馮小青的質問,楚離現在是百口莫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只能暫時先不說話。馮小青卻當他是默認。
  “你寧愿找個這么便宜的也不愿意碰我。你給我滾去醫院檢查,我不想身邊躺著個艾滋病!”
  除去打車費,最多還剩個幾十塊錢,這種數目的漂、資,要找也只能找最次的那種。
  這都還是問她借的錢!
  她就這么沒有姿色,沒有魅力嗎!
  當她大半夜接到JC電話,第一反應還以為是騙子,當JC說出他老公帶一百塊錢去找女人的時候,她知道,這就是孫坤干得出來的事!
  “一百塊錢花了,應該還剩車費,等會兒你自己打車回去。”馮小青冷冷的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楚離摸了摸鼻子,看來他跟馮小青之間的誤會越鬧越大,已經解釋不清了。這些以后再解決吧。
  他再次回到局里。剛才的刀疤男和十幾個兄弟見到楚離回來,紛紛打了個哆嗦,那紅毛女嚇得趕緊往刀疤男身后縮。
  楚離的目光卻沒有過多的放在他們身上,反倒是看了周圍一圈。
  “你還有什么事,沒事的話,別在這搗亂!”一個女JC注意到了再回來的楚離,也知道他是剛被抓的嫖客,有點看不起他,語氣更不可能好了。
  “請問,我可以調查兩個人嗎?”楚離禮貌的問道。
  “我們這里是JC局,不是私家偵探。”女JC仿佛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譏笑道。
  對方這個態度已經非常明顯了,楚離今天是不可能在這里查到他親生父母的下落了。
  正當女JC沖著楚離翻白眼時,門口傳來一陣腳步聲,她突然看到了楚離身后,態度立馬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笑得非常燦爛,“董局,您來了啊!”
  女JC喊完,局里的氣氛馬上變了,只要是穿著制服的,都各自喊了聲“董局”。
  楚離回頭看過去的時候,對方正好幾門,一共四五個人,為首的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人,微微有點發胖,他懷中抱了個穿著紅裙子的小女孩。
  董長明笑呵呵道,“我就是順路過來看看,不打擾你們辦案吧。呵呵。”
  “當然不打擾了,咱們歡迎董局還來不及呢!”
  董長明把小女孩放在地上,小女孩卻怯生生的拉著董長明的手,縮在董長明身后。
  這小女孩明顯是這位董局的女兒。小女孩兒年紀不大,才五六歲,而董長明已經五十了,明顯是老來得子。
  女JC見狀,感覺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這位董局,可不是她們這個分局的局長,而是整個荊州市的市jz,地位級別不是一般的高,可說是“一人鎮東南”的存在,現如今勢頭正旺,八九不離十,今年就會往中、陽調。
  不僅如此,董家家大業大,董長明的三個兄弟,在各個領域都有出色的成績,董長明的二哥,更是市里首富。
  能這樣近距離的跟頭號大人物面對面,這種機會可是白撿來的!
  她立馬第一個沖過去,露出自以為很甜美的笑容,跟董長明打完招呼,目標馬上放在了小女孩兒身上,“小朋友幾歲啦?”
  小女孩兒沒說話,又往董長明身后縮。
  那女JC明顯沒感覺出來董長明身上突然改變的低氣壓,還在努力湊近乎,“小妹妹,跟姐姐說說話好不好?怎么不說話呀?”
  沒想到她沒能贏來小女孩的好感,還被董長明狠狠推了一把,她踉蹌兩步,差點沒站穩。
  這……
  女JC抬頭,迎臉一看,董長明黑著一張臉,顯然十分生氣。
  “董,董局,我什么都沒做啊。”
  “滾開,離我女兒遠點!”
  董長明再次抱起小女孩,兇狠的瞪了女JC一眼。
  女JC嚇得花容失色,腦子完全空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就把董局給得罪了?
  而她敢肯定的是,如今把董局給得罪了,她的飯碗即便還能保住,而她的前途就基本為零了。
  不僅是女JC,局里其他穿制服的大氣都不敢出。
  他們雖然沒女JC那么明目張膽,可也都很想跟董局搞好關系,說不定還能撈個機會。
  可現在突然鬧得這么僵,沒一個人敢硬出頭,都想當只鴕鳥,祈禱董局的怒火別蔓延到整個分局頭上,更是恨不得手撕了那諂媚的女JC。
  “她不是不說話,是沒辦法說話。”
  就在此時,一道清冷的男聲打斷了沉默,而說話之人,正是楚離。
  原本董長明就在氣頭上,憤怒的視線馬上掃到楚離身上,咬牙切齒道,“你說什么?”
  董長明剛剛才發了一通火,大家也都看明白了,原因出自他女兒身上。
  現在楚離直言不諱,把董長明女兒的隱疾直接爆出來。簡直沒把董長明放在眼里。
  而罪魁禍首楚離,并沒有嚇得退避三舍,反而是直接朝著董長明走了過去。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他知不知道,這是在找死啊!
  此時,門口突然走進一道倩影,馬上來到了楚離旁邊。
  過去了半個小時,楚離都沒從局里出來。馮小青又擔心楚離惹禍,畢竟他惹出來的爛攤子,最后還得她來收拾!
  剛進門,就聽到楚離說出那種毫無情商可言的話,馮小青臉都氣青了。
  “你蹚什么渾水?趕緊跟我回家。”馮小青極度不耐煩的壓低音量道。
  楚離苦笑的搖搖頭,“我暫時還不能走。”
  “你!”
  很快,楚離不再理會任何人的古怪目光,他走到小女孩旁邊,半蹲下來,跟小女孩平視對方。
  董長明下意識的要把女兒護到身后,他甚至想馬上斃了這個家伙。
  “她不是一出生就不能說話,而是突然發病的。”
  楚離這句話一出,董長明驚愕得眼珠子都快鼓了出來,“你怎么知道!你從哪打聽到的,到底有什么企圖!”
  “這病很簡單,我能治。”楚離并沒有把董長明的怒火放在心上,視線始終落在小女孩兒身上。
  “簡單?你能治?”
  董長明氣笑了。為了懷上蕊蕊,他跟妻子跑遍了全世界的醫院,好不容易蕊蕊生下來,前三年還好好的,蕊蕊也能說點簡單的話。
  可是有一天,蕊蕊突然連一個字都不會說了。
  這次董長明更是請到了國內外最頂級的神醫,做了無數的檢查,結果都是直搖頭。
  而眼前這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竟然說他能治?
  “失語癥,發病時間,兩年零三個月。我說的對嗎?”楚離問道。
  原本還在氣頭上的董長明,突然啞火了。
  因為蕊蕊發病的時間,正好如楚離所說,沒錯,是兩年零三個月前!
  “你,難道你真的能治?!”
  楚離點點頭。
  “你到底是什么人!”董長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可是,求醫問藥這么多年,董長明突然對眼前穩重的年輕人有了絲絲的信任感。
  女JC本來才闖了大禍,本以為傻瓜楚離會把她的鍋攔下來,就沒她什么事了。
  但是現在事態發展,怎么好像董長明認真聽楚離說話了起來?
  那可不行,這樣一來,不就只有她一個人出錯了么,女JC趕緊繼續煽風點火,“董局長您別信他的!他叫孫坤,我們調查過了,他就是個吃軟飯的廢物,娶了個有錢的漂亮老婆,成天在家混吃等死,還拿老婆的錢出來嫖,才被我們抓了回來!”
  經女JC一介紹,董長明大失所望。他剛才差點輕信了這家伙的讒言,誤以為他真有什么辦法,太可笑了。
  而此時楚離正專心致志的跟小女孩眼神溝通,小女孩已經開始主動舉起小手,要牽楚離,楚離同樣抬起手,一只手指,跟小女孩的手指在半空中相互碰了碰。就在此時,但馬上,董長明敏銳的感覺到楚離動作有異樣,趕緊把蕊蕊拉到他自己身后護著。
  “把這家伙抓起來,該怎么處理怎么處理。”董長明此時身心疲憊,他非常后悔,不該把蕊蕊帶來這種地方。
  “兩年零三個月前,你們去過一次寺廟。”楚離站起來,直視董長明,即便董長明霸氣十足,楚離一米八幾的高個頭在他面前,氣場也絲毫不輸。
  董長明臉上的震驚之色,比剛才更甚。
  如果說知道他女兒不會說話是巧合,但是連去寺廟這種事,楚離又是怎么知道的!?
  “你還想坑蒙拐騙,你別告訴我,是我女兒觸犯了什么神靈,所以才會這樣的吧?”董長明提高音量,故意表現得很不愿意相信一般。可是他心里的某個聲音在提醒他,眼前這個男人或許,真的不一樣。
  楚離搖搖頭,“不是觸犯了神明。而是寺廟周圍會有一種特殊的花朵,叫啞謎花。這種花十分罕見,只有在香火極其旺盛的地方才會存在,數量稀少。那天你女兒一定是在附近玩耍,碰到了啞謎花,并且誤吸了啞謎花的花粉,才會造成聲帶受損。”
  剛剛他利用天眼,用手指跟蕊蕊搭建媒介,在蕊蕊的血液里,發現了啞謎花的存在。
  “原來是這樣……居然是這樣!”董長明顯得十分激動,他現在已經很大程度上相信楚離話,原來一直在蕊蕊身上找不出來的病因,是因為一朵花!
  但是董長明還沒高興多久,他感覺身后有些異常,蕊蕊突然渾身劇烈的抽搐,嘴里發出咕咕咕的聲音,白沫從蕊蕊嘴巴里漫了出來,并越來越多,蕊蕊的雙眼已經在慢慢翻白,好像隨時都能斷氣。
  第三章 別擔心,有我
  “怎么會這樣!蕊蕊,蕊蕊!一定是你,剛才只有你碰了我女兒,你是不是給蕊蕊下毒了!”
  “哈哈,這家伙死定了,敢招惹董局的女兒,信不信董局一句話,把你老婆關到都是QJ犯的房間去!”
  董長明激動的抱起蕊蕊,他一聲令下,十幾個槍口,從四面八方,瞬間對準了楚離的頭。
  要是蕊蕊有個什么三長兩短,他今天就算不要命了,也要楚離陪葬!
  第一次面對這樣的場景,馮小青嚇得花容失色,她泛白的手指緊緊握成拳頭,把脖子拔得高高的。
  “董局,您這么做不符合規矩吧。”
  盡管馮小青裝作淡定,可董長明只是威力十足的瞥了她一眼,就嚇得馮小青腿肚子發軟。
  “規矩?你是要讓我隨便找點理由,教老公好好守守規矩!”
  馮小青早就聽聞這個董局是尊不怒自威的冷面佛,光他經手的懸案破獲率奇高,被董局審的犯人,無一能抵抗過三天!
  “可是你……”
  馮小青顫抖著,想再據理力爭一次,一只手溫柔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好了,沒事的。”楚離淡笑著安撫馮小青。
  馮小青冷冷的斜了楚離一眼,咬著貝齒道,“闖了這么大的禍,你一點都不擔心,還有心思嬉皮笑臉?”
  楚離淡笑道,“沒什么好擔心的。”
  馮小青氣不打一處來,她原本是擔心才回來,可沒想到對方捅了這么大婁子,卻還一點愧疚都沒有。
  下一秒,馮小青的手突然被楚離攥住。
  “你。”
  “別擔心,有我。”楚離淡淡道。
  不知道是楚離語氣太過鎮定,還是他手掌傳來溫熱的觸感,馮小青狂奔亂跳的心,似乎真的已經慢慢平靜了下來。
  “誰擔心你了,自求多福吧。”馮小青還是把手睜開了,冷眼旁觀道。
  “快點,醫生呢!醫生在哪!”
  “我就醫生,有什么事啊?”一個年邁的聲音突然從門口傳來。
  女JC第一個反應過來,對著門口激動的喊,“爸!”
  門口的老人款步走進來,半白的頭發,面色卻十分紅潤。女JC馬上跑過去,挽住老人的胳膊,“爸,你怎么來了!快,快給董局的女兒看看!”
  女JC她爹本來表情還很不屑,聽女JC這么一說,緊張的“哦?”了一聲,問,“是省里的那個董局?”
  女JC立馬點頭,“沒錯!”
  老醫生態度立馬變得畢恭畢敬,差點沒直接給董局行個九十度大鞠躬,畢竟他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嘛!
  老醫生道,“那就讓我來瞧瞧吧!我在這方面,還是有點信心的。”
  “你?”董長明狐疑,上下打量了老醫生一遍。
  女JC立馬示好道,“我爸是咱們市中一醫院的魏旺中醫!”
  “居然是魏旺醫生來了!這下董局的女兒有救了!”
  “魏旺醫生醫術特別精湛,他行醫四十年,在咱們市里是出了名的。”
  “是啊,他的號特別難排。花錢都請不到!”
  其他人七嘴八舌的敬贊起來,董長明的臉色稍微緩和了一點,“那你來瞧瞧吧。”
  “好!”魏旺馬上給蕊蕊把脈。
  “這世界上就沒我爸診不出來的的病!比西醫都厲害不知道多少倍。”女JC馬上又趾高氣昂起來,拽拽的瞥了楚離一眼,“不像有些神棍,一個病都說不出來!”
  面對女JC的挑釁,楚離一言不發。
  原本大家都以為,魏旺來了,那蕊蕊九成九就沒事了,可是過去快五分鐘了,魏旺不僅沒說半個字,眉頭反倒越皺越深。
  “怎么回事?我女兒到底是中的什么毒?”董長明急不可耐道。
  魏旺松開手指,表情非常尷尬,“我初步診斷,董局您的千金,沒有生病,也沒有中毒跡象,還十分健康。”
  “沒有生病?”董長明怒喝,“我女兒都這樣了,你還說不是生病!”
  得知蕊蕊是董長明的女兒,魏旺馬上主動提出要診治,為的就是在董長明面前露一手,以后他女兒的前途就穩了。
  可他哪知道,會是這個結果。
  “我,我真的仔細檢查過了,脈象平滑,令千金的身體非常健康!可能這種情況只能讓西醫及時處理,我看,必須馬上送醫!”
  “要是等得及去醫院,我還用你來耽誤時間!”
  董長明把魏旺吼了一頓,魏旺面子掛不住,但也不敢多說一句。
  “不必去醫院,三分鐘后,她就沒事了。”
  董長明正在氣頭上,楚離一出聲,他氣得把旁邊人的家伙奪過來,槍口貼到楚離的腦門上,“我女兒要是出什么意外,你也別想活著出去!”
  他現在恨不得馬上把楚離給辦咯!
  楚離仿佛沒聽到一般,視線只專注在蕊蕊身上。仿佛耳邊之事都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影響,他只專注在三分鐘之后!
  “你說三分鐘就三分鐘?我爸爸都沒診出來的毛病,就憑你一句話?”女JC譏笑了一聲。
  “呵呵,年紀輕輕別太張狂!我已經確診小丫頭沒有任何問題,你別見縫插針,以為隨口說一句什么就是什么!”
  才搬著石頭砸了自己的腳,魏旺馬上跟著嬉笑起楚離來,仿佛只有這樣,才能清掃他的羞愧。
  “還有兩分鐘。”
  不管是言語上的奚落,還是額頭上冰冷的槍口,楚離此刻更像是一個機械的人形鬧鐘,只專注于報時。
  馮小青心急如焚,都什么時候了,他臉皮還如此之厚!
  不知怎的,董長明明明還懸著一顆心,但楚離淡淡的聲音,仿佛鎮定劑一般,董長明的火氣自動就降了下來,他甚至下意識的跟著楚離的視線看向蕊蕊,然后,他震驚了。
  剛剛還躺在地上劇烈抽搐的蕊蕊,此時抽搐的幅度頻率,明顯降低了許多,她嘴巴里的白沫顏色越來越深,但同時也在慢慢變少。
  總算看到點希望。
  馮小青緊緊握住的手心已經起了一層薄汗。
  “還有一分鐘。”
  仿佛伴隨著楚離的一聲令下。
  抽搐停止,黑沫也干凈了,蕊蕊眼珠子一轉,臉色愈發紅潤,連神色也恢復如常,她自己坐起來,看到了董長明,細細的喊了一聲,“爸爸。”
  聽到蕊蕊叫自己,董長明一開始還發懵,當他反應過來,甚至不顧還在手下面前,一個七尺男兒,放聲大哭!
  “蕊蕊,你叫我什么?”
  “爸爸。蕊蕊怕。花很香香,蕊蕊脖子不舒服。”蕊蕊跑向董長明,被董長明緊緊抱進了懷里。
  “好孩子別怕,別怕,爸爸在這,沒事了,以后都沒事了!”
  抱著蕊蕊,確定蕊蕊活蹦亂跳,甚至真的能開口說話,董長明才慢慢把眼角的淚水擦掉,他再次看向楚離,危難時不露怯,成功時不驕橫,對楚離的看法,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你是蕊蕊的救命恩人,年輕人,你有什么盡管開口,我董長明一定辦到!”
  周圍分局的聽到董長明這么說,紛紛用羨慕的眼光看向楚離,看到楚離沒有絲毫驚喜表情時,大家不僅嫉妒,還很不屑。
  就裝吧你,現在表現得不以為然,待會兒,不知道要提什么要求。
  他可是把董長明唯一的親生骨肉的病治好了,就算他想在市中心要一套三百平的大別墅都沒問題。
  馮小青瞥了楚離一眼,心里在冷笑,依她對孫坤的了解,他現在只會漫天要價,能要多少要多少。
  楚離卻搖頭道,“我什么都不要,不過,你能否幫我查兩個人。”
  立了這么大的功,本以為楚離會獅子大開口,董長明做好了心里準備,但聽到只需要他幫忙找人,這未免有點小題大做了。董長明又確認了一遍,“就這個?”
  “沒錯,就這個。”
  董長明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對于楚離,董長明的好感又多添了幾分。
  “你女兒的病雖然已經差不多了,不過最好再吃兩副藥。鞏固一下。”楚離提議道。
  董長明連忙點頭,“小兄弟,那你把賬號給我,我馬上把治療費和醫藥費打給你。”
  董長明已經準備好給楚離打個百八十萬的。能花這點錢把蕊蕊的病治好,是他董長明天大的福氣。
  楚離卻搖了搖頭,“打我卡上?不必了吧,你直接把現金給我就行。”
  “現金?”董長明吃了一驚,“現金的話,會不會不太安全?”
  幾百萬的現金放身上,不僅死沉,還非常招搖。楚離這樣要求,難道是為了拿在手里嘚瑟?雖然他身為一方局長,可還是為了保險起見,建議楚離以安全為主。
  楚離卻納悶了,“只是三百塊錢而已,并不會有什么風險吧?”
  “三百萬?年輕人,不要以為隨口幾句話就是真的救了人,只不過湊巧罷了!”魏旺語氣酸溜溜道。
  要不是半路殺出個楚離,這三百萬就是他的了!
  就算董長明不出這個錢,他的首富兄弟,也一定會為了侄女出這個錢。更何況董長明如今的地位,以后別說他女兒,就算是他也能跟著沾光。
  馮小青也以為楚離開口就要三百萬,依她對孫坤的了解,他是干得出這種事情的那人!
  馮小青立馬拽了拽楚離的衣袖,“你瘋了?再怎么也不可能管人要三百萬!”更何況馮小青覺得,楚離這次只是瞎貓碰上了死耗子,說不定是蕊蕊自己突然好轉了,跟楚離一點關系都沒有。
  她跟孫坤結婚三年了,他如果會治病,她怎么會不知道?
  “不是三百萬,是三百塊。治療費三十就夠了,后續的調理并不復雜,剩下的錢,足夠買藥材。”楚離簡單的解釋。
  “可是這也太便宜了!”董長明搖頭,并不同意楚離只收三百塊錢,剛才是楚離治好了蕊蕊,只給三十塊錢治療費根本說不過去。
  而董長明剛才甚至也以為楚離是要三百萬,他心里也頗有微詞,只是還沒開口,就被魏旺搶先了。
  而現在,他為自己惡意揣測女兒的救命恩人,而感到十分羞愧。
  “治病救人并不是發家致富的手段,你女兒患病是意外,我治好她,也是舉手之勞。”
  “好好,感謝的話我就不多說了,今天就算我董長明欠你一個人情,也算結交了一個朋友!”
  “謝謝哥哥。”蕊蕊乖巧的對著楚離深鞠了一躬,露出甜甜的笑容。
  第四章 不能不行
  剛才蕊蕊跟大哥哥碰手指頭的時候,感覺到手指頭上有麻麻的電流感,之后發生了什么,蕊蕊就不記得了。不過蕊蕊清醒后,肚子里想說的話都能說出來,這種感覺太舒服了。
  蕊蕊年紀小,但也懂得感激,很是愿意親近楚離。
  楚離再次半蹲下來,微笑道,“不用客氣。”
  除了感激外,甚至還有佩服和感動,年紀輕輕能說出這番大格局的話,董長明又高看了楚離幾分。
  現在的董長明對楚離是刮目相看。而此時他女兒今天說的話,比她前幾年說的加起來還多。董長明樂得合不攏嘴。
  之后,楚離把自己父母的名字告訴給了董長明,董長明連聲應下,并叫助手妥善記錄下來,答應一定幫楚離找到。
  能重新說話的蕊蕊十分高興,一開始她還不太能說一句完整話,但后來,她越說越流利,歡脫的圍著董長明嘰嘰喳喳。
  面對重疾康復,還圍著自己轉的女兒,董長明也喜不勝收。
  當他想起再要跟楚離說上兩句的時候,楚離已經離開了。
  “小李,查查清楚,以后要是這小兄弟有任何麻煩,都立刻給他行個方便。”董長明以兩個人才能聽到的音量對助理小李說到。
  “是。”小李點頭道。
  這時候,女JC見氣氛不錯,又厚著臉皮靠了過來,笑嘻嘻的連說,“千金康復了,真恭喜董局,賀喜董局!沒想到那廢物還有兩把刷子,呵呵。還是得虧了小千金福大命大!”
  董長明不耐煩的瞥了她一眼,“廢物?你的意思是,我女兒的病是廢物才能看好的?那你父親,不是廢物不如了?”
  魏旺的臉色立馬死灰般難看,他理虧在先,一個字也沒辦法辯解!
  女JC馬上意識到自己又說錯話了,解釋道,“董局,我不是這個意思。我……”
  董長明揮手打斷,“你明天去資料室報道吧。”
  資料室?!
  周圍同事都用憐憫和活該的復雜眼光看向那位女JC。這無疑是讓她坐冷板凳,這輩子都別想再有晉升機會了,這比直接開除還難受。
  離開之后楚離才想起來董長明這號人物,二十年后,他的確到了中央,也混得風生水起,是個很有手腕的風云人物,也非常替普通老百姓著想。但那時候董長明膝下并沒有兒女,有傳聞說他曾經女兒自殺了,說的無疑就是蕊蕊了。
  今天他穿越回來,救了他女兒的病,也算行了件功德之事吧。
  “你怎么知道他們兩年前去過寺廟?你會治病?”
  跟著楚離一并出來的馮小青質問道。
  楚離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哦,我兩年前那會兒正好也去了那家寺廟,碰到過他們一家三口。”
  “果然,原來你一早就認出來了董長明,怪不得這么積極。”馮小青毫不客氣道。
  楚離只能點頭,“是啊,呵呵,董局是咱們靖州市的大紅人,當然認識。”
  “呵呵,果然不安好心。”馮小青搖搖頭,狗改不了吃屎,一個廢物的性情,又怎么是說變就變得了的?
  回到那個陌生的家里,楚離怕露出馬腳,跟著馮小青亦步亦趨,卻突然被馮小青呵斥了,“你干什么!?”
  楚離抬頭一看,自己竟然跟著馮小青進了廁所里。
  “我,呵呵,我肚子有點不舒服。”楚離抱著肚子說道。
  馮小青皺了皺眉頭,“外面的洗手間才你該用的。”
  “哦哦。”
  楚離轉身要走,但突然眉頭一皺,他竟然在馮小青面相上,看出她馬上會經歷血光之災!
  楚離下意識的抓住了馮小青的手,馮小青嫌棄的要掙開,“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最近有沒有什么仇家?告訴我。”
  “你什么意思?有毛病,快放手!”馮小青掙扎道。
  “今天你必有血光之災,現在開始,你別離開我身邊半步。”
  楚離說得十分謹慎,馮小青卻突然臉頰漲紅,水汪汪的眼睛狠狠瞪了楚離一眼,“流氓!”
  說完,馮小青突然用了很大力把楚離推開了,并狠狠關上了廁所門。
  楚離百思不得其解,他明明是關心她,怎么就變成流氓了?
  馮小青從洗手間出來,看見楚離還站在門口,氣不打一處來,“你不走就算了,就在這站一輩子吧!”
  馮小青裹著真絲睡衣,躺到大床上,背對著楚離,把被子裹得緊緊的,連頭都沒漏出來。
  楚離更加納悶了,怎么搞得好像他對她圖謀不軌似的。
  等等。
  楚離往廁所一看,不看不要緊,那洗手臺旁邊的臟衣簍里,扔了一條淺粉色的內內,內內上,有一塊不大不小的血色印記。
  難怪有血光之災,原來是因為馮小青來那個了!
  頓時,楚離無比尷尬,他連再跟馮小青直視的臉面都沒有了,趕緊溜回書房去。
  可他才走兩步,被窩里突然傳出哼哼唧唧的悶哼聲,回頭一看,亮紫色的被子下,馮小青蜷曲成一團,跟弓著的蝦米一樣,不停的顫抖。
  痛經?
  身為一代醫仙,楚離對這種女性疾病并不稀罕,在紫薇星上,一些女修也存在這種毛病,只是沒想到自己重生回來面對的第一個痛經的女人,竟然是他的干媽馮小青。
  馮小青還縮在被窩里,剛剛突然來的大姨媽徹底抽干了她的力氣,小腹仿佛有一只手狠狠的擰緊了她的器官,還反復左右扭動。
  每次來大姨媽就仿佛會經歷一場浩劫,馮小青的身上已經布滿了薄汗,當被子被溫柔的拉開,馮小青神情十分恍惚,虛弱道,“你,你干什么?”
  被香汗打濕的發絲貼在馮小青慘白的小臉上,楚離有幾分心疼,他坐到了床邊,一只手慢慢滑向馮小青的私處……
  “你……”馮小青想推開楚離,可她現在綿軟無力,像棉花一樣碰在楚離胳膊上,自然是沒辦法掙脫開。
  “混蛋,滾開,我現在不行,別讓我更恨你!”
  不管馮小青如何掙扎,楚離的手都沒停下來,當他掌心捂在馮小青小腹后,輕輕說了句,“抱歉,一會兒就好了。”
  楚離明明知道她正來著大姨媽,竟然跑來碰她!他這樣做,一定是想羞辱她!馮小青殺了他的心思都有了。
  不過,當楚離手心源源不斷的熱量傳遞到馮小青腹部,再竄遍全身,就好像整個人泡在了溫泉里,舒服得不怎么感覺到痛了。
  痛感漸漸在消失,甚至是神奇的不見了!
  “不可能啊,我從小就有嚴重的痛經,每回都要丟半條命,中藥西藥都吃過了,一直沒有治好。”
  小腹不痛了,馮小青的精神也好轉了起來,她自己揉了揉肚子,的確沒有感覺了。
  原來是自己誤會他了,他并不是想乘虛而入。
  馮小青看楚離的眼神有了微妙的變化。
  見馮小青好轉,楚離站起來就走,不多時,他又端了一碗紅糖水進來。
  “你?你不是孫坤。”馮小青接過碗,注意力卻在楚離身上,神色比見到怪物還要夸張。
  楚離也嚇了一跳,不可能讓馮小青看出來什么了吧?
  馮小青又接著說,“你以前從來不會做這種事,見到我痛只會遠遠躲開,覺得我晦氣。”
  “哦,你才把我從局里接回來,你是我的大恩人,我巴結下你應該的,聽說熱的東西管用,我就用手給你捂了,你現在好點了嗎?”楚離差點嚇出一身冷汗,趕緊岔開話題道。
  他才重生回來,不想惹太多的麻煩,如果讓馮小青知道自己是她以后的干、兒、子,說不定馮小青會把他當成神經病。
  原來是誤打誤撞?馮小青自嘲的笑了笑,笑里帶了點失落。
  也是,這兩天孫坤感覺越來越古怪,跟以前好像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不過,自己的老公,又怎么可能認錯呢。
  一提到局里,馮小青就想起楚離是怎么進去的,她越想越氣,楚離端來的紅糖水,她更是嫌棄的碰都不肯碰。
  楚離見馮小青臉色越來越黑,既然她已經沒什么事,他不好再惹是非,趕緊端著碗跑開了。
  書房有一張簡易的沙發床,床單也有用過的痕跡,看來這個孫坤在這書房睡了不少日子,估計是結婚一開始,就跟馮小青分床睡了。
  楚離猜想,這孫坤可能一早就知道自己老二沒有功能,娶了馮小青這個天姿國色的大美女,更加不想被她當成是太監。
  索性就風流成性,故意在外面招惹是非,好讓馮小青誤以為自己根本只是對她提不起興趣而已。
  畢竟男人可以壞,但不能不行。
  第五章 救命
  “干爹啊干爹,你又何苦這么做,當初不結婚不就好了,是舍不得這么漂亮的干媽么?”
  對于孫坤的心思,楚離捉摸不透。但以前楚離小時候,孫坤就對他十分不錯。他一直都很敬仰這個干爹,為了這個,他也要幫干爹一把。
  即為了鞏固蕊蕊的身體,也為了盡早解開他身上的縛根術,楚離一大早就去了附近的一家古玩市場。
  恐怕不僅在靖州,全國其他地方,也都很難找出一個大型的中藥材店。要買藥材,都只能到古玩市場來碰碰運氣。
  正疑惑時,一只手突然抓住了楚離,“帥哥,來看看咱家的貨,品質保準好!”
  迎頭一看,對方也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頂著刺猬頭,打扮的也潮里潮氣的,跟他身后少說也有幾百平的藥材鋪,顯得十分格格不入。
  楚離跟刺猬頭打聽了一番,才得知他叫陳向東,就是這家店的老板。
  其他家的生意都還不錯,唯獨他家門可羅雀,但陳向東似乎并不著急似的。
  陳向東道,“老板,你可不知道,我爸就是讓我鍛煉來了,說中藥以后一定能發揚光大,最有本事的是現成的中藥,可惜我不會制藥,所以我爸就先讓我來看個鋪子。”
  弄明白后,楚離向陳向東要了幾種藥材,都是蕊蕊方子上的,陳向東屁顛屁顛的給楚離裝上打包好。
  “老板,裝好了,一共七百三!”
  楚離驚訝道,“這么貴?”
  他預想中藥材只要兩百多而已,怎么00年就要這么多?
  陳向東苦笑,“老板,現在都這價!不然這樣,你有多少就給我多少吧,多少都成。”
  陳向東擺明對賺錢并不感冒,典型的一個敗家的富二代。
  不是自己不想付錢,畢竟他身上加來也就四百多,早知道昨天不裝比,多要一點了。
  答應了董長明,又不能白白占了陳向東的便宜,楚離想了想,“你這里有黃符紙和朱砂筆嗎?我買兩百塊錢的。”
  “有有,你要畫符啊?免費送給你得了,不要錢!”陳向東豪爽的把東西從壓箱底下拿出來,是十足的敗家。
  沒錯,他就是要畫符。
  符箓,在紫薇星上,算是低等到無人會用的玩意,通常用的是極品玉器作為載體的玉符。不過在地球上,簡單的黃紙,再加上符箓上能凝聚天地之氣的圖紋,即便只有零星半點的靈氣,也足以對普通人有效了。不過紙符只有一次性的效果,用完一次就作廢了。
  符箓的屬性有很多很多種,最普遍的是攻擊符箓,防御符箓和治療符箓。
  等到后期,強勁靈氣注入的符箓,甚至能把死人催成活人。但現在,楚離還用不到這些。
  楚離隨手畫了四張符,不同的圖紋凝聚天地之氣后,帶有各自不同的屬性,畫好之后,便借了陳向東門口的位置一用。
  “老板,你這是要干什么?”
  楚離淡淡一笑,“賣符。”
  陳向東夸張的倒吸口涼氣,“老板,你別開玩笑了,這地方是有一些賣符的,可人家再怎么也是賣點老符,就算是假貨,也會事先做舊意思意思,盡量搞得像真的,你倒好,直接現畫現賣,你看著筆墨都還沒干,假的不能再假了!”
  陳向東這個甩手掌柜看得直搖頭,甚至有點同情起楚離來。
  被一個敗家富二代同情,楚離哭笑不得。
  比起落寞的中藥材,楚離賣的符紙都要熱門一點,很快就有人圍上來湊熱鬧。
  “賣的都是什么,呵,防御符和治療符?”
  “一張符紙就能當盾使當藥吃?小老弟,虛假宣傳可不是這么夸張的。”
  “你這個,真的能治好病,能治啥病啊?”路人好奇問道。
  “什么病都可以治,但只能治一次。”楚離如實回答。
  “哈哈哈,吹牛不打草稿。”
  “那防御符又能干啥?”又有人問了。
  “車禍,高空墜物,刀槍,都可以防,但也只能用一次。”楚離的回答,又引起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哈,可比賣古玩的會吹牛逼多了,這么好的家伙,你打算賣多少錢一張?”
  “兩萬。”楚離道。
  “還兩萬?智商稅收這么高?哈哈哈”路人不屑道。
  很快,幾個看客奚落的笑聲引起了周圍路人的注意,圍上來的人越來越多,把陳向東看的目瞪口呆,現在門口幾十個駐足圍觀的人,可比他這半年的總客流量還多!
  但這里全部,都是來看楚離笑話的。
  楚離心里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過這正是他想達到的效果。
  見人差不多了,楚離便開口道,“有誰想要試一下的,本店有兩次免費試用的機會。”
  “誰要試用啊,肯定是作假的。”
  “坑蒙拐騙,我可見多了!”
  路人議論紛紛,楚離卻淡定自若,突然從身上摸出一把刀來,嚇得路人嘩然一片,往后倒退了好幾步。
  “我靠,要干嘛,殺人了啊!”
  “干什么,還想動手!?”
  楚離沒有作聲,舉起刀,直接在自己的胳膊上劃開一道,頓時,血就從傷口里流了出來。
  “嘶,真是個狠人。”陳向東無比佩服的盯著楚離。
  楚離抬起不停流血的胳膊,示意眾人,“如果誰想驗一驗真假,可以上前來。”
  “流這么多血,傷口的肉都翻出來了,真嚇人。”
  “這傷口,不像是假的。”
  “小伙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楚離順手抓起桌上一道治療符箓,貼了傷口上,很快,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擦去表面的血后,楚離的手臂完好無損,一點破皮都看不到。
  “怎么可能?”
  “不會是變戲法的吧?開什么玩笑!”
  到此,圍觀的人依舊不少,可是相信楚離的人是不多,大家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等著看楚離還有什么手段。
  沒讓眾人失望,楚離又拿起了一張防御符箓,直接貼到了自己身上,他再次拿刀,狠狠的往手臂上刺去。
  “我靠!”
  幾十道低呼聲同時響起,本以為會發生的血肉模糊的場景并沒有出現,原本鋒利的隨便能輕易割開人肉的刀子,突然像捅在了硬邦邦的鐵皮上,竟然一點效果都沒有,那么用力的一刀下去,楚離的胳膊完好無損!
  而這時候,貼在楚離身上的防御符箓,和剛才使用過的治療符箓都變成了墨黑色,這就意味著,它們完成了一次的防御,再也無效了。
眾人看得目瞪口呆,已經完全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了。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復數字67,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駐足觀看的人越來越多,可是真正想買的,還是一個人都沒有。
  “看起來神神道道的,誰知道是不是陷阱。”
  “誰說不是來著,一道符要兩萬,說不定就做一次性買賣,真這么神乎,就這么浪費了兩道符,不是浪費四萬塊錢么。又不是傻子。”
  好戲看完了,大家對楚離的態度依舊沒有打消,甚至都在檢查楚離作假沒有。就在此時,一道蒼老傻眼的聲音響起。
  “我買。”
  在眾人讓出一條道后,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慢慢走了出來,“我想買一張治療符。”
  楚離點點頭,把治療符遞給老人,“這符給你,老人家,兩萬塊錢。”
  “馮彪,給他兩萬塊錢,咳咳。”老人道。
  一個身材無比魁梧的男人,約莫四十多歲,戴著一頂鴨舌帽,看不清楚臉。他一直跟在老人身后,他就算靜靜站在一邊都給人的壓迫感,使得周圍的人自動退避到他和老人五米開外。
  馮彪為難道,“趙老,這明顯是騙人的把戲。小姐說了,國外找頂級醫生已經在路上了,您的病一定會有希望的!”
  老者卻笑瞇瞇的,又說了一遍,“馮彪,給錢。”
  馮彪只好勉強摸出兩萬塊錢,不耐煩的扔在了楚離臨時搭建的小攤位上。
  楚離收了錢,把符箓遞給了老人,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復數字67,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老人家,你近日胸口疼痛難耐,夜間反復咳血,面頸部有水腫跡象,是腫瘤侵及縱隔右側壓迫上腔靜脈,頸靜脈回流不暢而怒張,是肺癌晚期。”楚離一股腦把老人的癥狀全盤托出,馮彪臉色大變,他下意識的把手放在鼓囊囊的腰邊,但馬上,老人摁住了馮彪的手。
  “趙老!” “馮彪,不得無禮!”老人無比嚴肅,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馮彪,馮彪才卸了口氣,松開了手。如果不是趙老阻止,他剛才已經動完手了,楚離的腦門心,會被他崩開了花。“趙老,這八成就個騙子,他肯定知道您的身份。”馮彪壓低聲音道。
  老人笑著搖搖頭,“不,他并不知道,相反,他的辦法,一定可以救我的命。”


相關鏈接:

上一篇:天魔大法 下一篇:守城錄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探灵笔记新鬼背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