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灵笔记新鬼背景故事|探灵笔记系统码是什么

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吟艷曲】(第一卷)2

掀開轎簾,由春兒扶著出了轎門。卻見平南王府的匾額金光熠熠,氣派不輸
於皇宮。
  「瑤姬小姐,王爺已吩咐過奴才。奴才這就帶您去您的寢房。」管家早已等
候多時,一見轎中出來的美艷女子,立刻明白她的身份。
  瑤姬隨著管家,由著春兒攙扶。曲曲繞繞的走了許久,才至一處院子。但見
龍飛鳳舞的『縱園』二字,她并未多問。
  「小姐,這是您的寢房。」管家為瑤姬推開門,迎著她入內。
  「多謝。」瑤姬嫣然一笑,微微福身。
  管家有些受寵若驚,立刻回禮,卻被她此刻臉上的笑意有些迷住。回神才驚
覺自己的失態,立刻恢復了該有的面貌。
  「小姐若是有任何需要都可和奴才說。王爺的寢房就在您的隔壁。」說完,
管家恭敬的退出。
  瑤姬早已猜到這里該是戰秋戮的園子,那名字就可見一二。
  將春兒和夏兒安置好住處后,由著她們為自己整理東西。出了宮,瑤姬也不
需要再小心翼翼,自然有些輕松的準備逛逛園子。
  一人到了園中,欣賞著滿園盛開的繁花,別是一番風味。
  「看來本王沒有看錯你。你竟然可以讓杜青詩自己提出將你送予我。」突然,
瑤姬只覺得落入一具男子的懷抱,熟悉的氣息讓她沒有掙扎。
  戰秋戮一入園子就見一紫衫倩影立於花圃前,也不知為何,竟上前將她攬入
懷中。
  「多謝王爺夸獎。不過,若非奴婢有這本事,王爺也不會答應這交易。」瑤
姬并未覺有何不妥,倚在他的身上。
  幽蘭香氣縈繞在戰秋戮鼻間,何況此刻美人在懷。
  「瑤兒,如今已經是我的侍妾。別再拘泥於身份,喚我的名字。」湊在瑤姬
耳畔,戰秋戮吻著小巧的耳垂。
  「那你希望我喚你什么呢?」瑤姬縮了縮脖子,感覺到有些癢。
  戰秋戮卻什么都沒說,含住了珍珠般的小耳垂,引來瑤姬的輕顫。眼眸流轉,
嘴角帶上微微的媚意。
  「那……我喚你戰,可好?」轉身面對著他,眼中含羞帶澀。
  從瑤姬口中吐出的低語,讓戰秋戮如沐春風。
  「不錯。」
  低頭覆住那勾人的紅唇,這一次戰秋戮盡情的品嘗。
             第15章勾人身姿1
  還有小半月新年將至,雪花也湊上熱鬧,將皇都裝扮成雪色一片。
  嫋嫋煙絲繚繞,此刻戰秋戮琴房內的大床上躺著兩具赤裸的軀體。
  被折騰了一夜的瑤姬此刻閉目好眠,嬌柔的曲線畢露,手指覆在古銅色的胸
膛之上。
  戰秋戮醒來,見窗外的天色,本欲起身穿衣上朝。卻感覺到身旁的壓力,才
想起昨晚與瑤姬的瘋狂。
  那張嬌顏上掩不去的疲倦,布滿了青紅印記的身子也告訴他這些日子他多么
縱欲。他從未如此放縱過自己,偏偏對瑤姬的身子如同吃上了罌粟一般,永不滿
足。
  小心的將她放置在枕間,本不想吵醒她。可是戰秋戮一動,瑤姬立刻有了感
覺。緩緩地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全裸的男子。
  「戰?」幾近嚶嚀的語氣,可見瑤姬還未完全清醒。
  「我該上朝了。你若有需要可喚來管家或是府中的奴仆。」拉過被子為瑤姬
蓋上,戰秋戮起身穿衣。
  瑤姬翻身看著帳頂許久,直等到所有的神智恢復才慢慢坐起。身子的酸痛讓
她呻吟,好不容易才靠坐在床頭。
  「府中可有會武功的女子?若是可以,可否將她們召來。」瑤姬徐徐軟語飄
入戰秋戮耳中。
  「你要她們做什么?」穿好衣衫,戰秋戮站於床前看著此刻臉蛋微微帶著紅
潤的女子。
  「我想編一支舞,倒是必可吸引皇上的注意。」單單是靠她的容貌是不行的,
若非用些手段讓皇上注意她,一切都是徒然。
  戰秋戮見此刻的瑤姬與宮中完全不同,不再是那個凡事遵從主子的女子。
  「你是真的愛皇帝?」這是他一直以來心中的疑惑。
  瑤姬沒有回答,眼中卻閃過了復雜的情緒。
  那一剎那,戰秋戮卻看到類似傷痛的痕跡。不是愛戀的傷痛,而是一種刻骨
噬心的痛楚。那樣子的眼神,曾在自己的眼眸中也有過。
  「愛與不愛,都不影響我們之間的交易和合作,不是嗎?」恢復了神采的瑤
姬笑看著戰秋戮。嘴角的勾起,沒有任何的傷痛。
  戰秋戮有些怔怔的看著她,似乎想從她眼中看出些什么。
  「戰,你在看什么?」瑤姬奇怪他此刻的表情,攏著被子撐起身子回望他。
  「瑤兒,你和我有一樣的靈魂。」戰秋戮只留下一句讓瑤姬迷惑的話,而后
轉身走出了門。
  瑤姬發現他也是一個充滿了迷的男人,無論是他的行為還是他的性子。不過,
此刻的她還有些倦意,縮入被中再一次沈睡。
  「王爺,一切備好。」戰匪一直在門口候著,見戰秋戮出來立刻上前。
  離去前,戰秋戮瞟了一眼緊閉的門。
  「若是瑤姬有任何要求,傳本王命令,必須遵從。」此刻的戰秋戮恢復了那
個冷峻的模樣。
  戰匪接了這個命令,有些驚訝。
  「恕屬下多嘴。為何王爺對瑤姬小姐與他人不同?」這是戰匪多日來的疑惑。
  戰秋戮對瑤姬有太多的特別,也太過於相信她。甚至,有了寵溺的趨勢。
  「因為,她和本王擁有一樣的眼眸。」想起那雙帶著勾人神采的黑瞳,讓他
感到如此的熟悉。
  若是他沒有記錯,瑤姬只有一十八。可是她眼眸中的滄桑和克制,那些熟悉
的傷痛和壓抑,讓他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他從未問及她的身世,卻可感覺到她不同於年紀的成熟。這個年紀,不該有
這種模樣的。除非,她曾受過刻骨的傷害。
  戰匪立刻會意戰秋戮的意思,一直將他送至門口。
  「本王不在府中時,你好好照顧她。希望……她不會成為第二個。」不會成
為第二個他,失去了本來的性子。現在的他,早已忘了原本的自己是什么模樣的。
  戰匪是第一次聽到自家王爺說如此的話,不禁有些好奇瑤姬是個怎樣的女子。
他從小跟在戰秋戮身邊,王爺經歷的一切他都看到。
  如今的他,已經再無多余的情感和情緒。戰匪以為這一生大概他就會如此度
過,永遠不將任何人任何事放在心中。
  不過如今看來,這個瑤姬似乎在他空曠的心中有了一角之地。
             第16章勾人身姿2
  「小姐,這些侍婢都有武功底子。」戰匪按照先前戰秋戮的命令,將滿足瑤
姬要求的侍婢都召集到她面前。
  「有勞匪爺。」瑤姬有禮的福身。
  「小姐言重了,您可同王爺一般稱呼奴才,奴才絕不敢擔當尊稱。」戰匪有
些惶恐,沒想到瑤姬如此的謙和有禮。
  「這怎么可以,您是王爺的貼身侍衛,該是瑤姬尊稱您才是!」瑤姬立刻搖
頭。
  「小姐,您如今已經名為王爺的侍妾。況且王爺早已吩咐,所有人等稱您為
小姐,自然已是奴才的主子。」戰匪哪敢真讓瑤姬繼續尊稱自己,若是被戰秋戮
知道,不知會有什么想法。
  瑤姬聞言,思索片刻,最后點點頭。
  「既然如此,我也不難為你了。那以后我就隨王爺一樣稱呼你。」瑤姬深知
這王府的規矩同皇宮的規矩一般,都是不可逾越了禮數。
  瑤姬選了幾個姿色相較尚可,身段也不錯的女子留下。
  「我選你們出來是為了不久之后為皇上獻上一舞。從明日開始,我會每日同
你們一起練習。」瑤姬看著階下的女子們。
  「奴婢一切聽從小姐安排。」所有人立刻答應。
  接下來連著幾日瑤姬都忙著排舞,訓練這些從未習過舞蹈的女子們。幸而,
她們有武功底子,對她們來說并不難。
  瑤姬設計的最后結束時,自己由這些女婢動用武功,讓她顯現騰空而降的姿
勢。落地之后,花瓣飄灑。可是,從高處落下這一姿勢非常危險,且有難度。
  所以,連著幾日她都忙於練習這最后的一段。
  而戰秋戮由於新年將至,也很少回府,幾乎都在宮中,在皇上身邊。
  想著這幾日不知道瑤姬做了些什么,難得抽空回府看看。卻看到花園中瑤姬
正練習最后一步。旋身,騰空而起,粉衣飄飄若仙子一般,腰間纏繞著白色薄紗
握於侍女手中。一抽離,身子在空中旋轉著,帶出無數花瓣。
  瑤姬并未注意到戰秋戮已經回來,此刻的她謹慎的旋轉后,是最后落地的動
作。眼見著腳尖快要著地,卻突然身形一晃。
  「呀……」輕呼一聲,一感覺腳踝一痛。閉上眼,預計倒地的痛苦。
  「小心!」突然耳邊掠過一陣勁風,瑤姬只感覺自己被溫柔物體抱住。
  睜開眼卻見戰秋戮抱著自己,兩人就這么旋轉了幾圈。最后,戰秋戮穩住身
子,瑤姬則是抓著他的手臂倚靠於懷中。
  瑤姬是驚詫他會回來,而戰秋戮心頭卻是掠過驚嚇。不敢想象,若是剛才自
己晚到一步,她會是如何!而周邊的所有人都是定住了身子,瞧著她們從不貼近
女子的王爺此刻卻摟著瑤姬。
  「痛……」腳上隱隱的痛讓瑤姬皺眉,也打破了微妙的氣氛。
  戰秋戮注意到她為踮起的腳,感覺她已經靠著他才撐起身子。
  「啊!你做什么!」突然被打橫抱起,瑤姬嚇了一跳,立刻摟住戰秋戮的頸
項。
  「匪,去請大夫!」戰秋戮不管瑤姬的驚呼,將她一路就這么抱入了自己的
房內。
  小心的將她安置在床上,才直起身子。
  「你不曾學武過,剛才那樣子的動作很危險,你可知道?」心頭掠過的擔憂
生生被他壓下,盡量用平靜的語氣問她。
  「之前練習過幾次都未曾有問題,沒想到最后一遍卻還是出錯。」瑤姬有些
無奈的看了看自己的腳踝,怕是崴到了。
  卻見瑤姬自己卻一點都沒有緊張的知覺,倒是讓戰秋戮感到自己說的都是多
余的!
  「為何非要這個動作?你可知道這多么危險!再怎么都是跳舞,選其他的難
道不可以?」雖然試圖克制,緊繃的下顎還是有些怒氣,「若方才我不是正好回
來,你可知道你會如何?」
  瑤姬被他略帶怒意的語氣嚇到,抬頭看著他。
  「你……」卻不知道該說什么。
  他是在關心她?戰秋戮會關心她嗎?這么一想,瑤姬覺得應該是自己想太多
才是!
  戰秋戮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頓時兩人都有些微微的尷尬。幸好大夫的到來
打破了安靜的內室。
  「小姐沒有傷到筋骨是萬幸,只需休息幾日,敷幾帖藥即可痊愈。」大夫為
瑤姬摸骨后下了診斷,「不過,這幾日千萬不能著涼。最好也不要下地。」
  大夫說完,夏兒立刻跟著他去抓藥熬藥。
  大夫的但書讓瑤姬有些焦急,離宴請沒有多久,她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下地練
習。
  「這幾日你什么都不準做,好好休息。」看出了瑤姬的心思,戰秋戮在她之
前幾乎是命令她。
  瑤姬無奈,只能點頭答應。看來,她只能先訓練那些侍婢。至於自己的部分,
若真不行,她在想他法。
  「你們好好伺候小姐,若是出了差池……」戰秋戮轉向春兒,威脅的語調不
用多說下去也讓所有人明白。
  「奴婢明白!奴婢們一定會好好伺候!」春兒立刻上前回復。
  「你突然回府,是有要事找我?」瑤姬突然想到平時此刻戰秋戮應該還在宮
中,今日似乎是特地找她的。
  「只是告知你一聲,皇上定於初三前來,你可以多排練兩日。」
  瑤姬點頭,等他繼續說下去。
  「你好好休息,我還要進宮。」說完,旋身離去,不給瑤姬反應的機會。
  眼見著他離去,夏兒已經將敷藥拿進來,為瑤姬小心的敷上。
  而此刻的王府中,也盛傳戰秋戮對瑤姬的專寵。
  不止被戰秋戮抱著進了他的房內,甚至為她請來大夫,又下令侍婢好生照看。
  這一切,怎不叫人妒忌?
             第17章勾人身姿3
  戰秋戮寵愛瑤姬的傳聞,不止是整個王府,乃至整個皇城都知曉。只是,大
多人只知道平南王爺對新納入的侍妾很是疼愛。
  至於瑤姬,像是沒有聽到這些傳聞一般,依舊故我的訓練侍婢。只是,此刻
的她雖然可以下地,卻不能跳舞。
  「小姐,王夫人說是來探望您,您見嗎?」忽聞戰匪的聲音,瑤姬有些疑惑。
  「王夫人?」
  「王夫人是王爺的侍妾之一,乃禮部尚書之妹王彩蝶。」戰匪想起瑤姬根本
不認識戰秋戮的侍妾,立刻為她解釋。
  「快請進來吧。」
  瑤姬站起身子整理了一下衣物,但見一貴氣逼人的女子帶著些傲氣走入。
  「聽聞妹妹前些日子受了傷,我這做姐姐該是來看看的。」說話的人如同和
瑤姬有多么熟稔一般,也不待主人允諾就自發坐下。
  此刻的王彩蝶的確是笑著,心中卻早已猙獰。她從下人口中得知戰秋戮對瑤
姬的專寵,嫉恨萬分!若不是侍婢勸阻著,她早就想來看看這瑤姬到底何許人!
  她一直深愛戰秋戮,堂堂尚書之妹寧愿只為侍妾入了王府。幾年來,戰秋戮
對她也是極為冷淡,他對任何一個侍妾都是如此。可是,如今卻如此的寵溺瑤姬!
  瑤姬一愣,未料到她會表現的如此熱情。
  「多謝王夫人。」對於她所說姐姐妹妹的稱呼,她可不敢擔當。這一句句虛
偽的背后,不知道染上了多少恨意。
  「什么王夫人呀,以后咱們都是姐妹了,都伺候著王爺。」王彩蝶雖然如此
說,卻對於瑤姬這么識相還是滿意的。
  瑤姬笑笑,也不好多說。可她如此的樣子卻讓王彩蝶更加惱恨。
  心中暗自咬牙,直道這瑤姬不止面貌妖媚,就連笑容都是一個騷蹄子!無怪
乎戰秋戮對她如此迷戀!一思及此,王彩蝶心頭惱火。
  「姐姐可把你當做自己人了,那就不要怪姐姐多言了。」心生一計,王彩蝶
笑的和煦。
  「夫人請說。」瑤姬卻還是未改稱呼。
  「這幾日盛傳王爺專寵於妹妹。所以今日姐姐特地來討教討教。妹妹到底是
是了什么法子,讓王爺如此的迷戀你?」眼眸中閃過的陰狠逃不過瑤姬的眼。
  「夫人言重,奴婢怎會有什么法子。或許,是王爺體恤奴婢崴了腳罷了。」
瑤姬字字斟酌,小心應付。
  「我看不見得吧。你看看,如今妹妹是住入了王爺的寢房。就連姐姐身邊都
只有一個侍婢服侍,妹妹卻有兩個。妹妹就不要再欺瞞了,說說到底有何法子?」
王彩蝶故意看了一眼一旁的春兒和夏兒,笑的更加深。
  瑤姬心中百轉千回,最后卻還是嫣然一笑。
  「這兩個侍婢是太后賞賜的,就連奴婢也做不了主。至於法子,奴婢是真的
沒有。」
  誰知,瑤姬剛說完,王彩蝶的臉色立刻沈了下來。
  「妹妹真不愿意說?」
  眼見她如此,瑤姬心知不妙,卻只能堅持剛才的回答。
  「瑤姬!你以為現在王爺寵著你,你就可以如此囂張了嗎?告訴你,我可是
尚書之妹,你只是一個賤婢!不要給臉不要臉!」失去了剛才的高貴,此刻的王
彩蝶如同潑婦一般。
  她的妒恨已經隱忍多時,一發不可收拾。
  瑤姬卻不發一言,只是站起。
  「賤婢,不要以為不開口我就會放過你!你是不是就是用這副狐媚子的模樣
迷惑王爺!」王彩蝶見瑤姬不開口,罵的越加的難聽。
  「夫人,您是尚書之女,請注意言辭。」瑤姬緊攥著雙拳,有一剎那克制自
己的怒氣。
  「你敢教訓我?!」此刻無論瑤姬說什么,在王彩蝶的耳中都是對她的不敬。
  瑤姬微抬起頭,目光掃過了門口,最后迎視著王彩蝶。
  「您此刻一點都不像是大家閨秀,到如同潑婦。無怪乎,王爺不喜歡你。」
勾出輕蔑的笑意,瑤姬好整以暇的看著她。
  「你……你!」王彩蝶沒有料到瑤姬會這么說,「賤婢!你好大的膽子!」
  「只可惜,王爺對你毫無興趣。你連我這個賤婢都不……」
  瑤姬還未說完,知覺臉上一痛,身子一歪跌坐於地上。春兒和夏兒沒有料到
王彩蝶會突然摑向瑤姬,都有些愣住。
  「王彩蝶!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打本王的愛妾!」還未等所有人回神,王彩
蝶已經反被一張摑在臉上。
  戰秋戮下朝后便回來,本想看看瑤姬是否好些,卻正巧看到了這一幕。
  上前小心的扶起瑤姬,將她的臉蛋勾起,卻見本白皙的臉上多了掌印,已經
微微腫起。
  「戰……」一件戰秋戮,瑤姬立刻縮入他懷中,嚶嚶啼哭。臉上的巴掌印,
加上梨花帶雨的模樣,更是楚楚可憐。
  「這是怎么回事!」戰秋戮怒視已經被侍婢扶起的王彩蝶。
  王彩蝶第一次見戰秋戮動怒,有些懼怕的不敢出聲。
  「都是我的錯……姐姐問我可有留住你的法子,可是我真的沒有。許是因此
惹來姐姐不快……戰……不怪姐姐……都是……都是……」說著,瑤姬再一次埋
入他懷中哭泣。
  「她胡說!是她先對我無禮!」王彩蝶沒想到瑤姬如此陰險!
  她剛才是看到戰秋戮進來,才故意這么做的!
  「王彩蝶!本王早已同你說過,若是你敢自持身份在府中興風作浪就給本王
滾回去!」戰秋戮安撫著瑤姬,怒目相向。
  「王爺,我真的沒有……」
  「來人!把她送回尚書府!」戰秋戮卻不聽她的任何解釋,「本王親眼看到
你打瑤姬,難道你想說本王看錯了!」
  「我……我……」王彩蝶惡狠狠的等著瑤姬,「是她!是她故意的!」
  瑤姬更加往戰秋戮懷中縮去,讓他憐惜的摟著她。
  「你是說,她故意讓你摑?你以為,本王會信嗎!」不再聽王彩蝶的解釋。
而此時,戰匪已經來了。
  「將王彩蝶送回去!本王不需要一個沒有規矩的侍妾!」
  「大膽!我是禮部尚書之妹!你們誰敢碰我!」王彩蝶仗著自己的身份,卻
不知道如此更加惹怒戰秋戮。
  「本王說過,入了王府,你只是一個侍妾!你要做禮部尚書之妹?可以!給
本王滾回尚書府去!」說著一揮手,示意戰匪將她帶走。
  王彩蝶沒料到戰秋戮如此無情,可任憑她如何哀求,最終卻還是被送走。
  春兒和夏兒什么都不敢說,只是安靜的站在一旁。
  而此刻的瑤姬則是掛著一絲笑意,從戰秋戮懷中退出。
             第19章勾人身姿5
  眼見著動人的玉體在身前摩擦,戰秋戮抓著瑤姬的手腕,將她翻身壓於身下。
  「你不要我服侍了?」瑤姬疑惑的看著他。
  「現在,該是我享受!」
  說著,拉開瑤姬雪嫩的雙腿,看著有些輕顫的粉嫩小穴。將炙熱的玉柱頂在
入口,慢慢的一點點擠入。
  瑤姬身子一顫,卻立刻弓起腰肢,迎合他粗壯的欲望。
  戰秋戮抓著瑤姬纖細柳腰,身子一沈,用力的頂入濕熱的花徑。緊致的內壁
包裹著他的玉柱,一顫一顫的皺褶讓他舒服的低吼。
  「戰……咿呀……啊……戰……」輕喚著戰秋戮,瑤姬閉上眼感受越來越強
烈的撞擊。
  兩具沾染了彼此薄汗的身子交纏在一起,晃動的紗帳久久不止。
  從房內傳來斷斷續續的女子嬌吟,以及時不時的男子低吼。
  戰秋戮已經不知道自己第幾次在瑤姬體內發泄,永不知足的在那具迷人的胴
體上肆虐。白皙的肌膚布滿了指痕和吻痕,翹臀之上也布滿了指痕。
  「吼……」隨著男子最后的獸吼,炙熱的愛液灌入花壺之中。
  瑤姬身子一軟,躺在枕間大口的喘息,平復著剛才的激情。
  戰秋戮在她體內停留了許久,才慢慢的退出。摟著瑤姬躺下,拉過錦被蓋上
赤裸的身子。
  枕在他的手臂上,瑤姬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此刻的表情。
  「我的身子,你可滿意?」這才是她最想知道的。
  「你越來越迷人,身子越來越讓人欲罷不能了。」戰秋戮閉上眼,并未撒謊,
「我想,皇上必會被你迷惑。」
  聞言,瑤姬喜逐顏開,卻惹來戰秋戮的側目。想起她之前眼中的傷痛,他思
索了良久。
  「瑤兒,你為何想勾引皇上?不要和我說是愛,你同我一樣,都是無心之人。」
戰秋戮深知瑤姬又會用之前的話打發他。
  瑤姬的笑容收斂,只留下平靜。突然側過身子,轉向了里床。
  「我可以選擇沈默嗎?」緊咬著眼唇,她的眼中砌滿了防備。
  誰知,戰秋戮卻將她翻身,將她眼中的未來得及收起的不信任暴露於他面前。
  「從我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和我有一樣靈魂的人。你的眼
眸告訴我,你我是同樣的人。」指腹覆上她的眉心,「我們無情、無心。未達到
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怔怔的接受傳入耳中的話語,慢慢的合上了眼。
  「你想得到什么呢?」
  「權勢,至高無上的權勢。」他可以為了得到權勢,利用任何人。他可以不
擇手段,可以心狠手辣。
  「而我想得到的,是一個男人。只是,這個男人是當今天子。」張開眼,眼
中的恨意和傷痛畢露,「不是愛與不愛,只是得到與得不到!」
  錦被中赤裸的兩人彼此對看著,似是要看見彼此的靈魂深處一般。
  「你此刻的模樣,像極了很多年前的我……」看著看著,戰秋戮卻嘆息了。
  瑤姬身子一滯,緊抿著唇。
  「你的眼中,又被壓抑的傷痛。如此的刻骨,痛的將你的心已經撕裂。」大
掌貼在她跳動的心口,「我的心,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感覺。而你,卻活生生的跳
動著。撕裂了,潰爛了,卻已經麻木。」
  瑤姬震驚,他竟然將她看透。只覺得鼻子間有些酸澀,眼眶濕潤。
  這么多年以來,她只靠著一個意念活著。她是為了得到一個男人,一個身份
是當今天子的男人。
  出賣了自己的靈魂,甚至出賣了身子。為的,就是不多久以后的見面。她要
那個男人拜倒在自己的裙下,要他迷戀上自己的身子,要他一心一意的愛上她!
  可是……她卻忘了心口深處傳來的痛楚。
  「真正的瑤姬,不,應該是真正的葉馥瑤,不該是如此的一個女子,是不是?」
戰秋戮不知自己是受了什么蠱惑,竟然將手覆住她的眼眸。
  真正的她?
  似乎,連她自己都忘記,真正的自己是怎么樣子的了!
  記憶中,有一個小女孩,帶著粲然笑容。遠遠的,有一人站著,笑看著她。
可是,這一切都被毀滅。呼救聲,哀鳴聲,一切的一切毀於那一個黑夜。
  「呵呵呵……只可惜,葉馥瑤已經死了。如今,只有一個叫做瑤姬的女子。」
拉下戰秋戮的手,瑤姬笑的泣血。
  戰秋戮的心顫動,不為她的美貌,不為她所說的話。而是,她此刻眼中的絕
望和傷痛,深深的刺痛了他內心深處的記憶。
  「曾經,有人給了你最深的痛,是不是?那個人,是你最親的人,是不是?」
第一次,他用了最溫柔的語調,輕輕的問。
  帶著憐惜,帶著暖意,帶著和煦的關切,觸動了瑤姬的心。
  多久了,不曾有人用這種語氣關心過她?
  「痛,或是不痛,都已經過去。從此,再也沒有了葉馥瑤,沒有了所有的痛!」
  眼前的女子,明明痛著,卻寧愿忍受。用她自己的方式,卻壓抑心口的空洞。
  那樣子的她,讓他看到了自己。
  心底深處,有一個彷徨無助的小男孩。同樣的痛楚,同樣的空洞,同樣的苦
苦壓抑。
  從此,再無那個小男孩的存在,只有戰秋戮。
             第20章勾人身姿6
  這一次,卻是瑤姬將自己的唇獻上。吻上帶著男性氣息的唇,瑤姬的手已經
握住玉柱,讓它在自己的手中慢慢挺立。
  戰秋戮的情欲再一次被挑起,那容得她此刻掌握了主控權。一個翻身,將她
壓於身下。
  將她挺立的蓓蕾含入口中,手指捻著另一顆孤單的玉兔。
  紅唇中發出無意識的嚶嚀,看著埋首於自己酥胸之上的黑色頭顱。晶瑩的淚
珠,卻從眼角滑下。
  她告訴過自己,這一輩子不會再流一滴眼淚。可是今日,容她放縱一日,可
好?
  她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哭過,甚至忘了被人關懷的感覺。多少年了,她除了冰
冷再也感覺不到其他的熱度。
  「戰……要我……」或許,只有靠此才能讓自己忘記已經泣血的心口,才能
忘記曾經的痛。
  瑤姬眼角的淚沒有逃過戰秋戮的眼,可是他最終什么都沒有說。身子一沈,
將炙熱的玉柱貫入她的體內。濕熱的吻沿著她的唇,吻上了眼角。為她舔去微咸
的淚珠,帶領她在欲海中沈浮。
  醒來時,月華初上。可是,她的身子卻一點都感覺不到酸楚。
  「醒了?起來吃點東西吧。」紗帳被掀開,卻是只穿了里衣的戰秋戮。
  瑤姬披上外衣,被戰秋戮抱著走向外室。滿桌的菜肴還帶著絲絲的熱氣,而
此刻外頭的月光皎潔動人。
  「你獨自一人,幾年?」將瑤姬放坐於凳子上,戰秋戮卻立於窗邊,看著窗
外皚皚白雪映照出的光亮。
  「一年?兩年?或許……更久。」她已經忘了,到底自己一個人多久了。
  室內除了碗筷輕輕的碰撞聲,靜謐非常。
  「若是你得到了皇上,然后呢?」戰秋戮再一次開口,走到瑤姬身旁坐下。
  「那你呢?若是你得到了權位,然后呢?」瑤姬將問題丟回給他。
  甚至,戰秋戮卻捧起她的臉。引來瑤姬的疑惑,以及微微的退縮。
  「或許,在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結果。我會離開,離開京都,離開翔殷,甚至
……離開這塵世。」她從未想過自己完成了目的以后,會如何。
  她的生命中,似乎除了如今迷惑帝王,再無其他了。
  「這一生,我也不會再娶妻生子。若是有一日,你我都得到了想要的。你愿
不愿……做我的女兒?」戰秋戮知道瑤姬只有一十八歲,算起來自己若是真做她
父親,雖然年紀有些輕,但也不是不可以。
  戰秋戮的提議讓瑤姬驚詫,不敢置信的望著他。
  「怎么了?為何如此驚詫?」露出此生第一個帶著暖意的笑容,戰秋戮笑看
瑤姬。
  「你……是戰秋戮?」瑤姬覺得此刻的他根本不是自己認識,世人熟知的戰
秋戮。
  將瑤姬再一次抱起,抱回了內室,兩人方才才歡愛過的大床。
  「你說,曾經的葉馥瑤已經死了。而曾經的戰秋戮,也早已死在了很多年以
前。只是,現在的你就如同當年的我一樣。我痛過,可是很苦很苦。而現在的你,
才剛剛開始。」
  他一直覺得她的眼眸如此的熟悉,一直覺得她像是曾經的他。
  直到方才,她眼底的傷痛也刺痛了他。
  「瑤兒,或許你將我心底僅剩的一些些心痛和柔情勾出。」撫上那張舉世無
雙的艷麗容顏,戰秋戮嘴角帶上了欣慰,「我只希望,你不會成為第二個我。痛
了,苦了,死了,也沒有了所有的七情六欲。」
  瑤姬不知道戰秋戮的話可信不可信。
  可是,從那一日起,他對自己真的很疼愛。
  床上,他盡力的調教她。讓她學會如何真正的讓一個男人舒服,讓一個男人
欲罷不能。
  床下,他卻將她當作了女兒一般寵愛。
  她不知道那算不算是父愛,因為她已經忘記了父愛是什么樣子的,或許她也
從未得到過。
  「小丫頭,又在想什么?」
  瑤姬回神,卻見眼前坐著的是戰秋戮。不知何時,他喜歡叫她小丫頭。而她,
有時候被他叫的煩了,也會回敬他一句老頭子。
  「明日,你就可以見到皇上。你準備好了嗎?」戰秋戮揉著她的發絲。
  從那一日起,他將自己為數不多的柔情給了她。
  不是愛,因為他根本不懂愛。而瑤姬,她也是不懂得。
  或許是惺惺相惜,也或許是一種同病相憐。他只是不希望,瑤姬最終也走向
自己如今這個樣子。
  「明日嗎?好快……」她等了多少年,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搖尾乞憐,忍辱偷生,被他人當作了賤婢一樣的辱罵。太多太多的痛苦,她
終於捱到了這一天!
             第21章帝龍搗花1
  「皇上、太后、皇后能來,實為小王的榮幸。」戰秋戮按著平時的性子,將
他們迎入席間。
  所有人落座,侍婢立刻為各位斟酒。
  「恭喜王爺,賀喜王爺。」還未等戰秋戮開口,一道男子的儒雅之音想起。
  「丞相大人,不知本王何喜之有?」見是丞相宋釗延開口,戰秋戮的眼中陰
郁一閃而過。
  「聽聞王爺新納入一房侍妾,美艷非常又體貼入微。王爺為了她,可是連尚
書之妹都送了回去。」宋釗延本就與戰秋戮有嫌隙,此刻正好是逮到機會。
  一時間,筵席之上所有人臉色各異。
  被提及的禮部尚書是敢怒不敢言,皇上面容有些尷尬,太后則是帶著些竊喜,
一干坐著的大臣有些無措。倒是當事人卻依舊穩坐如泰山,任憑他人言之鑿鑿。
  「宋丞相倒是對本王的家務事非常的關心,委實讓本王感激。」帶著些嘲弄,
戰秋戮暗示他多管閑事,且管的是他的家務事。
  宋釗延自然聽得出他話中含義,臉色不快。
  「誠如皇叔所言,此乃皇叔的家務事。不過,宋愛卿同樣也是關懷備至之舉。
今日本是君臣同樂之時,掃興之事不必再提!」慕容狄端出皇帝的威嚴,卻是和
煦的笑勸戰秋戮和宋釗延。
  宋釗延悻悻然坐下,戰秋戮也不再開口。
  「王爺如此喜愛瑤姬,看來哀家這侍婢該是讓你滿意了。」杜青詩意有所指,
眼見著群臣臉上的了然以及宋釗延面色的難看。
  誰都知道,太后一向偏袒平南王,說兩人有些什么卻又沒有真憑實據。而丞
相宋釗延與平南王一向意見相左,又是幫著慕容狄登上帝位,自然帝王與丞相關
系較好。
  也因此,朝中大臣分為兩派。一邊是戰秋戮的黨羽,一邊則是宋釗延的門客。
慕容狄自然是兩邊都不可以得罪,畢竟如今的兵權半數還在戰秋戮手中。
  戰秋戮自然明白杜青詩的意有所指,不過卻未加理會。
  「既然各位對本王的愛妾如此關心。她正巧準備了一段舞蹈,倒是可以讓皇
上、太后以及各位同僚品賞。」戰秋戮擊掌,只見幾位白衣女子翩然而至,中間
的則是一紫衫蒙面女子。
  當瑤姬眼眸觸及到端坐於首位的慕容狄和皇后葉玉畫時,眼中的精光一閃。
轉而卻是如同妖媚一般的勾人眼眸,以及妖嬈的身姿。
  杜青詩沒有料到戰秋戮會讓瑤姬出現,有些驚詫。卻見他安穩的欣賞品酒,
再見瑤姬也是自然的翩然起舞,這才展露笑顏。
  終於,到最后一個動作。瑤姬被長紗纏繞,騰空而起。在她空中旋轉之時,
花瓣遍舞。誰知,突然一陣風吹過,臉上的面紗飄落。
  腳尖點地,花瓣雨還未結束,飄散在瑤姬的周身,沾染上了發間。面紗落地,
引來一陣抽氣以及驚艷的目光。
  瑤姬一驚,未料到面紗會掉。有些無措的立於正中,顧盼之間的神采卻極為
動人。
  「你就是瑤姬?」慕容狄率先回神,眼中卻依舊帶著些癡迷。
  「奴婢瑤姬,參見皇上。」瑤姬微微福身,低垂著頭。
  戰秋戮見慕容狄已經上鉤,眼神示意她離開。瑤姬了然,借口告退。此刻園
中的大臣才慢慢回神。戰秋戮發現,宋釗延的眼中閃過一抹驚艷,這一點他倒是
沒有料到。
  筵席過半,可此刻慕容狄的心思早已不在此地。一旁的葉玉畫從未見過他如
此的魂不守舍,有些擔憂。
  「皇上,您是怎么了?」擔心的以為他身子不適,「是不是身子不適?」
  「突感有些窒息,朕一個人去走走。」慕容狄突然離開,到未引起他人注意。
  此刻的大臣們都急著與戰秋戮攀談,加上他刻意的讓人不注意慕容狄離去。
至於杜青詩雖然看到,卻在戰秋戮的一個眼神下安靜的坐著。只有葉玉畫想跟上,
卻有礙於慕容狄希望一個人,也只能陪著杜青詩。
  此刻的慕容狄只想要平復剛才心口突然的悸動。他在位多年,后宮佳麗三千,
卻從未有一個女子給他這種感覺。他剛才在那名叫瑤姬的女子眼中,竟然看到了
一絲傷痛和不甘。只那一眼,他竟很想知道,她為何會有這痛和不甘。
  此刻瑤姬卻早已由他人提醒,知道慕容狄離開了筵席。她只站立於他必經之
處,略帶哀愁的看著湖面的月色波光。
  慕容狄遠遠就見一道紫衫倩影站立於湖前,帶著些小心,帶著些期盼的走近。
  突然,那身影一動,轉身兩人四目相對。
  「皇上!奴婢瑤姬,參見皇上!」瑤姬拭去眼角的淚,立刻行禮。
  「你快起來!」驚見她的淚,慕容狄立刻上前親自將她扶起。
  咬住唇,瑤姬恭敬的退至一旁,依舊低著頭。
  「你……為何哭泣?」慕容狄問的小心翼翼,怕驚擾了佳人。
  「沒……奴婢沒事,多謝皇上關心。」瑤姬卻搖搖頭,抬起頭的笑意竟比哭
泣還要令人不舍。
  慕容狄心一痛,知她心中必然有事。
  「你為何如此委屈,可以告訴我嗎?不要將我當做是皇帝,只當做一個普通
人。」放下身段,慕容狄柔聲詢問。
  這不說還好,一說淚再也無法克制。
  瑤姬輕輕的抽泣,模樣煞是令人憐愛。慕容狄不敢再開口,只能引著她,兩
人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下。
  「你可以告訴我,若有什么委屈,我可為你做主!」
  面對嬌弱的女子,慕容狄的男子之氣盡顯。
  瑤姬瑟瑟的瞥了慕容狄一眼,這才拭去臉上的淚。
             第22章帝龍搗花2
  「奴婢……本是太后的侍婢。」終於,有些猶豫的生澀。
  慕容狄一驚,沒想到瑤姬本是太后的人。
  「那你為何……」突然感到她的稱呼有些讓他不快,「瑤姬,現在我不是皇
上,你也不要在自稱奴婢了。」
  瑤姬苦笑著點點頭,明白了他的意思。
  「太后將我賜予王爺,我只是她的侍婢,又怎可拒絕呢?」可是,她的臉上
一點都沒有開心。
  「皇叔……似乎對你不錯。」這么說著的時候,慕容狄立刻腦中浮現他們兩
人交纏的模樣。心中竟有些嫉妒,竟想取而代之。
  「王爺是待我不錯,或許是如今還迷戀我的身子吧……」望向漆黑的長空,
瑤姬嘆息,「再過不久,我將如同尚書大人的妹妹一般,也會被趕走吧……」
  瑤姬臉上的哀傷和不愿意,讓慕容狄逾越了規矩,竟隨著她站起,將她摟入
懷中。
  瑤姬身子一顫,卻沒有推開。
  「你不愿意,對不對?做了皇叔的侍妾,不是你自愿的。」慕容狄幾乎可以
肯定。
  一聽聞這話,瑤姬立刻將他推開。
  「皇上!求您,不要把這一切說出去!求您了!」立刻跪下,瑤姬幾近哀求。
  「你這是做什么,快些起來!」慕容狄將她扶起,將她臉上的恐慌,不舍至
極。
  「若是這些話讓王爺和太后知曉,他們一定不會饒恕奴婢的!皇上,求您不
要說出去,好不好?今日就當奴婢什么都沒有說!也沒有遇到您!」
  推開慕容狄,瑤姬轉身跑開。倩麗的身影消失在小徑盡頭,慕容狄卻還未回
神。
  他很清楚的看到,瑤姬的不甘愿,可是卻含淚接受。
  她是太后的侍婢,若是他早一些遇到她。他一定會……一定會……將她疼惜
她?
  被自己的想法震驚,慕容狄沒想到自己一向平靜無波瀾的心,竟會為了一個
只見了以免的女子起了風浪!
  無法平復心情的慕容狄站立了許久,直到宮人前來找他,他才回神。戀戀不
舍的望向佳人離去的方向,突然下定了決心一般,大步離開。
  離開的瑤姬并未走遠,只是在轉彎處躲入了花叢的隱蔽暗處。眼見著慕容狄
臉色的變換,還有陰晴不定的眼眸。最后,看他大步離去,她也知道自己成功了!
  「恭送皇上,皇后,太后。」
  戰秋戮發現再回席的慕容狄已經心不在焉時,心中了然。他沒有主動提及什
么,本想著等他開口。
  誰知,慕容狄一回左就被葉玉畫絆住,失去了和戰秋戮欲獨談的機會。
  慕容狄幾次張口欲語,卻意識到一旁的太后和皇后,最后都是無疾而終。此
刻,眼見著戰秋戮將他們送至門口。
  「皇叔,明日可否到御書房一敘?朕有些問題想請教於你。」終於找了一個
理由,將戰秋戮明日邀入書房。
  「不敢,小王自當遵命。」
  一直到慕容狄他們悉數離開,戰秋戮才直起身子。
  「王爺,皇上為何召您去御書房?」戰匪有些擔憂,隨著戰秋戮一起走向他
的園子。
  「他必然是為了瑤姬之事。瑤兒的本事的確厲害,只是片刻之間,就讓慕容
狄失了心魂。」戰秋戮嘴角的笑意不落,但卻在想到明日要將瑤姬親手送出。
  不知為何,竟有些猶豫。他從未猶豫過任何事情,此刻有這種情緒,確是不
該!戰秋戮未發現,自己的臉色有些陰沈下來。
  「王爺準備將小姐送予皇上?」戰匪卻有些不贊同。
  這幾日他看著自家王爺越來越寵溺瑤姬,兩人之間的相處在外人看來與夫妻
無異。可是,王爺卻說等這件事結束認她做女兒。
  戰匪只覺得可笑。王爺認得了嗎?一個曾經是自己的女人,一個長的如此美
艷勾人的女子。
  「自然是如此!」
  誰知,戰秋戮卻拂袖大步往瑤姬的房間走去。連他此刻都不知道,為何在聽
聞戰匪說出那句話時,竟有些氣憤。
  這是他的目的,這也是將瑤姬接來府中的原因!他此刻,為何會如此?
  「王爺舍得?」戰匪覺得,自己該說些什么,而不是一味的附和,「王爺不
是很是喜愛小姐?您真的愿意將她送予皇上享用嗎?」
  「本王只是將她當作了女兒一般疼愛!」對!就是如此!
  他說過認瑤姬做女兒,所以此刻有一種猶豫和不舍也是應當的!任何一個父
親,都該不舍得自己的女兒的!
  「沒有人父親會和女兒發生關系。」戰匪卻不依不饒。
  「戰匪!你今日為何一直問這些莫名的問題?你到底想說什么?」戰秋戮在
門口停下,終於發現今日的戰匪很是怪異。
  「奴才不敢,奴才只是……」
  「匪!你跟著本王這么多年,難道還不了解本王所要的是什么嗎。」方才所
有的焦躁消失,此刻的戰秋戮只有冷漠。
  他要的是權位,為了曾經的傷痛,他絕不可能放棄權位。他了解此刻的戰匪
在想什么,不過那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奴才明白了。」戰匪這才相信,他的王爺還是那個王爺。他要的只是權位,
其他對他都不具有任何的意義。
  推開房門,將戰匪關於門外。
             第23章帝龍搗花3
  一入內室,卻見熏香之氣縈繞的大床上,玲瓏的玉體上只斜搭著一條錦被。
勾人的玉腿裸露在外,錦被之上只有穿著兜衣裸著雙臂的白皙肌膚。
  戰秋戮上前,卻是拉下紗帳。他知道瑤姬每一次都是喜歡如此睡,但是怕她
著涼,立刻欲將錦被為她蓋上。
  「戰?你回來了?」睡的有些迷糊了的瑤姬睜開眼,看到一旁男子的身影。
  「慕容狄明日讓我去一趟御書房,說是請教我一些事情。」既然瑤姬醒了,
戰秋戮也不再只是抱著她,而是解開她的兜衣系帶。
  瑤姬自然也感覺到一旁男子的欲火,也由著他大手的放肆。
  「小丫頭,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讓他為你如此著迷?」勾起瑤姬的下顎,
戰秋戮眼中滿是氤氳,「慕容狄一向對女子都是一個模樣,卻獨獨對你例外。你
倒是告訴我,你到底做了什么?」
  瑤姬卻只是嫣然一笑,整個人靠在戰秋戮胸前。纖細的手指在他赤裸的胸膛
上打轉,偶爾撥弄幾下兩顆紅豆。
  戰秋戮眼中的氤氳被赤紅取代,身子一翻,將瑤姬壓於身下。
  「老頭子,這不是正合你意。明日,你就可以去偽善了。」瑤姬咯咯直笑,
立刻回敬他一句。
  「敢叫我老頭子,今晚我倒要讓你看看,到底我老是不老!」戰秋戮故作生
氣的扯去她身上的錦被。
  「咿呀……慢些啊……難受……」突然充斥感讓瑤姬弓起了腰肢,腳趾頭也
繃緊。
  戰秋戮邪佞一笑,扶著她的腰肢開始大力的撞擊。
  「小丫頭,我還是老頭子嗎?啊?」
  「哈呀……哈恩……」瑤姬吃力的隨著他擺動,不斷的搖頭,「不是……戰,
啊……別……慢些……」
  聽著瑤姬嚶嚀的哀求,戰秋戮卻更加欲罷不能。
  「就是如此!你可知道,你這樣子,多么的勾人!」粗喘著一字一句的湊在
瑤姬的耳邊吐出灼熱氣息。
  瑤姬從一開始小聲嚶嚀,一直到最后大聲的呻吟。整個人被戰秋戮抱於身前,
坐於他的身上。瑤姬只能狂野的甩著長發,口中發出更迷人的哀求。
  迷迷糊糊的醒來,卻見戰秋戮還在自己身旁。
  此刻的他卻是沈著一張臉,略有所思。
  「怎么了?」將自己赤裸的身子依偎入他懷中,小手玩弄著自己披散下來的
發絲。
  「你下一步準備怎么做?」戰秋戮大手一收,將她完全的樓入懷中。
  瑤姬柔軟的身子全部貼靠在戰秋戮身上,小手則是抵在他的胸膛。
  「今日你不要去上朝,可好?晚些等他來請了,你再去御書房。」嘴角的笑
意頓失,瑤姬的眼中只有算計。
  戰秋戮閉上眼,沒有答應。可是他未曾起身,也是聽從了瑤姬的話。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勾起唇,瑤姬和戰秋戮兩人說出了同樣的話。
  張開眼看向再一次笑意盈盈瑤姬,兩人相視一笑。
  「本王如此迷戀瑤兒,可不是說幾句就可以讓出的。」翻身將瑤姬壓下,戰
秋戮肆意在她的赤裸肌膚上流連。
  溫熱的唇滑過顫抖的身子,停留在吐露幽蘭之氣的唇瓣之上。
  「瑤姬是太后贈予王爺的,自然不是說讓出就可以讓出的。」
  說著,將自己的唇獻上。
  口中充斥著男性的氣息,交纏的舌尖分享著彼此的津液。
  戰秋戮緊緊的摟著瑤姬,將她的柔軟玉兔緊緊壓在胸膛之上。
  當他終於放過已經被蹂躪的有些紅腫的唇時,瑤姬卻感覺到腿心頂著炙熱的
異物。
  「戰,人家很累。」撒嬌的抱著戰秋戮,瑤姬盡顯嬌媚之態。
  戰秋戮眼眸更加的炙熱,嘴角卻勾出了邪佞的笑意。
  「你不讓我上朝,總要付出點什么。為了一瑤姬,君王不早朝,可是一樁美
談。」邪佞一笑,手指探入微濕的花谷。
  不消多時,房內再一次傳來羞人的低吼和嬌吟。
  房外伺候的侍婢們自然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一個個都能躲多遠就多遠。主
子們若是累了餓了,自然會喚她們的。
  兩人還當真一個上午沒有出門半步,直到宮內皇上身邊的公公前來請戰秋戮
進宮一敘。
  躺在床上看著戰秋戮穿衣的瑤姬,此刻身子如同面條一般,軟軟的躺在床上。
微張的玉腿上斜掛著錦被,豐滿的雙峰裸露在外,布滿了吻痕。
  「你的皇上是迫不及待了。」俯下身,將錦被拉過為瑤姬蓋上,戰秋戮吻了
一下瑤姬的紅唇。
  「我可不知道,什么時候你成了我的。若說是迫不及待,你可是一直如此。」
瑤姬嬌笑著,吐出口的話卻讓人倍感舒服。
  戰秋戮一愣,隨即放聲大笑。
  「好,很好!我的小丫頭,你的確知我心思。」勾起她的臉蛋,戰秋戮眼中
的憐惜更深,「你如此的知人心思,卻不知是用什么換來的。」
  瑤姬一怔,扭過了頭。
  「慕容狄還在等你,你快些走吧。」
  見她如此,戰秋戮也不多言。只囑咐她好好休息,立刻了房間。
  直到房門關上,瑤姬才轉過頭。
  她用什么換來了如今的自己?想起戰秋戮的問題,瑤姬眼中布滿的痛意。
  任人打罵,卑躬屈膝,口蜜腹劍的迎合他人。這就是她換來如此的自己,這
么多年來,換來一個知人心思,知進退的瑤姬。
  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至少,她現在換來了慕容狄的注意。或許,不久還會讓他沈淪於她的身子之
中。
  一想到如此,瑤姬笑的更加嬌媚。
             第24章帝龍搗花4
  慕容狄早已聽聞瑤姬乃戰秋戮捧在手心中的寵妾。之前戰秋戮將王彩蝶趕走
一事他早已知曉。
  王彩蝶是他故意派入戰秋戮身邊的女子,誰知她倒是真的對他動心。
  不過,那日匆匆一見瑤姬,他也明了那種感覺。身為帝王的他,也不自覺的
為那女子動心。
  可如今他只是請戰秋戮前來,他也竟然為了瑤姬耽誤了如此久。這一點,他
倒是未曾料到。
  「不知皇上召見小王所為何來?」戰秋戮早已料到慕容狄的心思,卻故作不
解。
  此刻的衣襟微松,可見是匆忙而來。古銅色的頸項上,卻有著微紅的印記。
任誰看到都明白,他是做了什么而來。
  「近日朝中眾臣都建議朕擴充后宮。王爺是朕倚重之人,朕自然想問問你的
意思。」慕容狄雖然已經等候多時,早已不耐煩。
  可一想到瑤姬,他也耐著性子同戰秋戮顧左右而言他。
  對於慕容狄的這點伎倆,戰秋戮又怎會不知曉。可是他卻掛上了疏離的淺笑,
故意將此事當真。
  「依著皇上的年歲,如今卻只有皇后等寥寥數人,的確該納新妃。」煞有其
事的點頭,戰秋戮將自己的心思未有一絲表現在臉上。
  戰秋戮所說未曾惹怒慕容狄,反而是正中了他下懷。
  「王爺說的極是。朕倒是有一中意之人,只可惜恐怕無法納入。」慕容狄有
意無意的瞥了戰秋戮一眼,但見他卻毫無反應。
  他不認為戰秋戮如此愚鈍,今日如此著急的將他召來,卻真的只是為了自己
納妃之事。但看如今,戰秋戮毫無所動,這又讓慕容狄有些懷疑。
  「普天之下,還有哪個女子是皇上無法納入的?若是得到皇上的垂青,那是
她的福分。」戰秋戮故意用微微責備的口氣,似乎是在道那人的不識抬舉。
  慕容狄嘆了口氣,大有戰秋戮有所不知的意思。
  「聽聞王爺近日多了一房侍妾。朕想,該是那獻舞的瑤姬吧?」慕容狄話鋒
一轉,終是道出了正題。
  「確實如此。」戰秋戮打開摺扇,嘴角的笑意更深,「瑤兒是本王的愛妾,
平素里也是多加寵愛。所幸,她很是本分,伺候也非常周到。」
  慕容狄只聽他如此一說,心中便有了些嫉妒。
  想起瑤姬美麗溫婉的模樣,想起那雙含淚的晶瑩眸子。
  「聽聞瑤姬乃太后賜予王爺的。朕在宮中多年,竟不知身邊有這么一位絕色
佳人。若是朕知曉,必然……」后面的話,慕容狄為言明。
  兩人都是聰明人,慕容狄相信戰秋戮會明白。而戰秋戮,早已料定慕容狄找
他來的目的。
  「難道,皇上所說的那位佳人竟然瑤兒?」故作出的驚詫,一點破綻都沒有。
  慕容狄也不甘落后,有些尷尬和難堪的點點頭。
  戰秋戮臉上的驚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為難。
  「這……本王如今對瑤兒的伺候是非常滿意。況且,這是太后所賜,本王也
不好拒絕。」戰秋戮見慕容狄臉上出現了為難,心思一轉,「不過,本王倒是曾
聽瑤兒說過。她對皇上倒是有些在意,卻只奈何太后……」
  慕容狄忘記了此刻在他面前的是戰秋戮,他的心頭之縈繞著瑤姬對他也有感
情!
  一直克制的占有欲以及期盼沖破了柵欄,一一的表露在臉上。
  「王爺,朕明人面前不說暗話。朕卻是心儀瑤姬,哪怕她和你有些瓜葛,朕
也不在乎。只要你愿意讓出瑤姬,無論什么要求朕都答應。」
  慕容狄想要瑤姬是真,不過也用此看看戰秋戮到底有沒有狼子野心。
  「本王怎可與皇上爭奪。況且,君子有成人之美,瑤兒確不是自愿跟著本王。」
戰秋戮將自己表現出了淡泊名利的模樣,「皇上若真是喜愛,瑤兒自然是可以前
來伺候您。但是……太后與皇后那邊該如何是好?」
  經戰秋戮這么一提,慕容狄才想起這一點。
  太后那邊好交代,至於皇后那邊是真的有些麻煩。葉玉畫善妒,對於后宮的
秀女妃嬪早就用盡各種手段。葉家是青鸞王朝的開國功臣,自然勢力也不容小覷。
  如今軍權半數把持在戰秋戮手中,慕容狄自然還需要靠葉家的勢力來穩固自
己的皇位。
  戰秋戮見慕容狄此刻的猶豫,想起了之前同瑤姬商量過的決定。
  「皇上,依本王看,倒不如這么辦。您在宮外置一處宅子,您出宮時假借召
見本王,實則是將瑤兒送入府中。如此一來,等到時機成熟,您可以將瑤兒接入
宮中。而太后和皇后也不會在這之前多加阻攔。」
  慕容狄聽著戰秋戮說完,對於他所說的時機二字分外的在意。
  「王爺的意思是……等瑤姬懷上龍種?」此刻的慕容狄只想著如何同瑤姬在
一起,并未發現戰秋戮眼中的精光。
  戰秋戮點點頭,心知這件事情成了。
  果然,慕容狄立刻點頭。甚至將這件事情交給了戰秋戮,讓他速速去辦好。
  帶著滿意的微笑,戰秋戮離開。他知道,自己和瑤姬都得到了慕容狄的信任。
  「皇上真的相信平南王?」一旁伺候多年的桂公公有些擔心。
  慕容狄清楚他的擔憂,不過此刻見戰秋戮如此,心中確實有些安心。
  「朕知道你的擔心,不過你看王爺如此做卻不求賞賜。況且,朕是真的對那
瑤姬有幾分心動。只是在宮外置一宅子,對朕的皇位并不會有所影響。」
  見慕容狄如此的自信,桂公公想想也的確如此,便不在提及。
             第25章帝龍搗花5
  果然,沒有幾日,瑤姬便接到了慕容狄的召見。
  「沒想到這皇帝倒是真的那么迫不及待。」坐於戰秋戮書桌上的瑤姬將手中
的信件隨意的丟棄在一旁,玩著自己的腰帶。
  戰秋戮合上兵部送至的公文,好整以暇的看著瑤姬。
  「你不想去?」說著,將瑤姬一把拉坐在自己的懷中。
  瑤姬卻是嫣然一笑,而后勾住他的脖子。
  「戰,你舍得人家去嗎?」灼熱的氣息吐露在戰秋戮的耳畔,濕熱的舌尖舔
著寬厚的耳垂。
  戰秋戮抓著瑤姬纖細的手臂,將她拉至面前。見她此刻面容已有些紅潤,眉
目之間流轉著誘人的風情。
  「別玩了,若是讓皇上等急了,你可是就失去了機會接近。」與瑤姬相處那
么多日子,戰秋戮早已知道她有時候愛玩的性子。
  果然,戰秋戮剛說完,瑤姬就自討無趣的微微撅起小嘴,嬌嗔的瞪了他一眼。
  「老頭子,就知道欺負我。」哼了一聲,身子卻舒服的完全躺在他懷中。
  對於瑤姬此刻如此熟稔的動作,戰秋戮也沒有責備。
  不知道從何時起,他們之間的相處已經有了微妙的感覺。他們有男女之實,
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一旦離了床,他們之間更像是父女。或者說,戰秋戮是用
父親的態度去寵著瑤姬。只是,那一層利用的交易關系依舊存在。
  「小丫頭,快點去你心上人身邊吧。」輕輕的將瑤姬推起,同她一起走出了
書房。
  房外,華麗的轎子早已等候好。瑤姬見過那轎子,是戰秋戮專用的。
  「把你的轎子給一個侍婢用,會不會折了王爺的身份呢?」在轎子旁停住,
瑤姬嬌笑著損著戰秋戮。
  戰秋戮無奈的搖了搖頭。不知道為什么,瑤姬似乎一直想將他惹怒。她對看
到他發怒有著濃厚的興趣。對此,戰秋戮只能感嘆她果然還是個孩子。
  見著瑤姬上了轎子,吩咐著好生的護著。戰秋戮這才步入書房,只是身后多
了戰匪。
  「王爺真的打算認小姐做女兒嗎?」戰匪對此持懷疑的態度。
  戰秋戮挑眉,難得戰匪會說出份外之話。
  見戰秋戮不回答,戰匪自然也不會多問。只是心中依舊懷疑著。現下戰秋戮
對瑤姬確是沒有男女之情,但是卻寵愛萬分。他們兩人早有肌膚之親,難保以后
不會多出些什么異樣情愫。
  如今,戰秋戮卻親手將瑤姬送於慕容狄。對此,戰匪只能暗嘆。希望以后他
的主子不會后悔今日的決定。
            *********************
  別院中的慕容狄早已引頸期盼多時,終於一頂轎子落地。
  一雙蓮足點地,瑤姬美艷的容顏曝露在微涼的空氣中。
  「瑤姬參見皇上。」見到慕容狄,瑤姬福身準備跪下。
  「免禮。」慕容狄上前扶住瑤姬,將她帶入了屋內,「這里只有你我二人,
以后免去這些禮俗即可。」
  「謝皇上。」瑤姬依舊維持著有禮的態度。
  房內早已備妥了酒菜,慕容狄拉著瑤姬一起坐下。侍人會意的關門,悄悄的
退下。
  「瑤兒,這里不是皇宮,更不是任何一個王府。若是可以,不用再尊稱我。」
慕容狄卸去了稱呼,將自己當作了一個平凡的男子。
  瑤姬看了看慕容狄,微微的羞澀一笑。
  「狄……這樣子喚,可好?」說著,瑤姬低下了頭。那副嬌羞的模樣,比花
還要艷麗幾分。
  慕容狄只因為瑤姬一個軟軟的呼喚,頓覺身子軟了幾分。殷勤的為瑤姬布菜,
第一次伺候著一個人用膳。
  瑤姬倒是也不客氣,一一吃下他喂來的菜。不過,她也不落后,同樣喂他。
  「將你送來時,王爺可有說什么?」狀似隨意的一問,慕容狄卻極其的在意
這一點。
  心思流轉間,瑤姬已想出應對之策。
  「王爺只說今后我便是伺候您。他同我不再是以前的關系,既是父女一般親
密,又如同兄妹一般無隔閡。」
  瑤姬怎會不明白男人的心思。無論她同戰秋戮會不會再發生關系,都不能同
慕容狄說。若是讓他知道,必然對她對戰秋戮都心存芥蒂。
  對於瑤姬的回答,慕容狄自然是很滿意。
  用完了晚膳,瑤姬堅持伺候慕容狄沐浴。
  此刻的慕容狄靠於浴池邊,由著瑤姬為他擦拭后背。
  「若是這一次我沒有將你要走,你還會繼續在戰秋戮身邊嗎?」或許還是男
子的心態作祟,一想起瑤姬曾屬於戰秋戮,慕容狄還是有些嫉妒。
  背部的擦拭停滯,瑤姬的臉色也有些蒼白。
  「我只是太后賜給王爺的侍妾罷了。就算心中對你……對你……」沒有繼續
說下去,瑤姬苦澀一笑,「或許,上天待我還是不薄的。」
  慕容狄見瑤姬如此,心中暗自斥責自己為何如此的小心眼。心疼的拉著瑤姬
手腕,將她拉入池中。
  瑤姬人未完全進入浴池,身子已經被慕容狄抱住。
  她眼中縈繞著的水霧滲出了許多的委屈,而她此刻白皙的容顏更是讓人心痛。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不該提起你的傷心事的。」將瑤姬壓在池壁上,
慕容狄立刻向她道歉。
  瑤姬對此倒是吃了一驚,沒有想到身為帝王的慕容狄倒是會向她道歉。
  「狄……」輕輕的呼喚他,將身子靠入了他的懷中,「你對我真好。哪怕以
后你不要瑤兒了,瑤兒會永遠記得今時今日一切的寵愛的。」
  「胡說什么!我永遠都不會不寵愛你的!」
  一聽瑤姬那么說,慕容狄立刻立下了承諾。
  瑤姬微微一笑,主動將自己的紅唇送至了慕容狄跟前。
  柔軟的唇瓣,香甜的滋味,這一切早已迷醉了他。
  再也顧不得其他,慕容狄將瑤姬壓在池壁上,深深的探索著她口中的甜美。
             第26章帝龍搗花6
  溫順的任由著慕容狄的輕吻,纖細如蔥段般的玉指挑去自己的腰帶。粉色的
紗衣浮於水面之上,蒸騰的水霧將白皙的肌膚熏染的更加桃色。
  「狄……」輕輕的呼喚著慕容狄,拉著他的大掌,覆在自己柔軟的胸前。
  慕容狄的眼眸一暗,一個用力,將僅剩的兜衣扯去。一對雪白的玉兔蹦跳入
他的掌心,溫軟的觸感讓他著迷的揉搓。
  瑤姬嘴角掛著不落的淺笑,小手輕輕的覆在慕容狄厚實的大掌上。她此刻的
模樣,比任何一個女子都要嬌媚。
  慕容狄從未見過如此美麗的女子,有了片刻的失神,癡癡的望著眼前的美景。
  「你在看什么呢?是不是不滿意瑤兒?」瑤姬心知他為自己癡迷,卻故意捧
著他的臉頰,疑惑的注視著他。
  滿滿的柔情,以及軟軟的話語,讓慕容狄回神。抓著瑤姬的手貼在自己的胸
口,將她再一次壓在池壁上。
  「瑤兒,我的瑤兒,你真美。」
  濕熱的唇舌從她的指尖滑過手臂,沿著頸項一路蜿蜒至嫣紅的蓓蕾之上。早
已挺立的蓓蕾散發著誘人的光澤,引誘著他一口吞入口中。
  瑤姬微微的嚶嚀,將身子挺向了慕容狄。白皙的雙臂環住他的頭,讓他埋於
自己的胸前。
  將兩顆蓓蕾沾滿了晶亮的光澤,慕容狄終於滿意的放開。大掌滑至瑤姬的雙
腿之間,手指撫觸著柔嫩的花瓣。
  「別……」瑤姬帶著些羞澀的夾緊了腿,卻在慕容狄炙熱的眼眸下慢慢的分
開。
  慕容狄一手搓揉著一對兒玉兔,另一只手在按壓了幾下后探入一直。溫熱的
甬道緊緊的包裹住手指,讓他舒服的嘆息。
  「你真緊,里面好熱。」手指慢慢的抽動,眼眸卻注視著已經靠在池壁上的
女子。
  此刻的瑤姬無力的靠著,星眸微閉,口中吐出嬌媚的嚶嚀。身子泛著粉色的
柔和光澤,更添了幾分美艷. 慕容狄早已受不了,抽出手指,將自己早已硬挺的
玉柱頂在花穴的入口。早已濕潤的甬道感覺到了異物的注入,有些推拒。
  「瑤兒,我要你,想要全部的你。」
  還未等瑤姬反應,慕容狄抓起她的兩條腿環繞著自己的腰肢。一個用力,粗
壯的玉柱整個埋入了她的體內。
  「咿呀……狄……難受……」
  突然的充滿讓瑤姬微微的皺眉,雙臂勾著他的頸項,以防自己滑落。靠在他
的肩頭,在他的耳畔吐出灼熱的氣息。
  受此刺激的慕容狄哪還顧得了瑤姬,用力的擺動身子。將自己一次又一次的
送入瑤姬的身體,只想著如何完全的占有她。
  「咿呀……恩……」
  隨著大幅度的抽動,瑤姬隨著他開始呻吟。
  兩人的周身泛出一圈圈的漣漪,兩人的肌膚呈現出更深的潮紅。
  聽著身前的低吼,瑤姬睜開了星眸。卻見清澈的眼底,未曾沾染一絲情欲。
  眼前的慕容狄已經閉上眼,完全癡迷在她的身體之上。他的口中,發出一聲
聲低沈的嘶吼。而她的身子也感受到了越來越強烈的撞擊,玉柱的進出更加的激
烈。
  漂浮在他們周身的花瓣隨著蕩漾的波紋飄散又聚攏,有一片貼在了她的肌膚
上。
  口中吐出誘人的嚶嚀,似是沈醉其中。手卻探入水中,掬起一捧,任由花瓣
流於掌心。
  「狄……要我……愛我……」趴在慕容狄的肩頭,瑤姬斷斷續續的吐出。
  「瑤兒!瑤兒!」因為瑤姬的呼喚,慕容狄更加的勇猛,「你是我的!我的!」
  瑤姬的嘴角露出得逞的笑意,手指卻溫柔的撫著慕容狄的背。在他的背上留
下深深淺淺的指甲劃痕,在他的肌膚上留下她的一排排淺淺的吻痕和牙印。
  隨著他的大吼,一陣陣溫熱在她的體內擴散。
  兩人喘息著,緊緊的擁抱在一起。似是兩個相愛的人一般,不分彼此。
              第27章淫姬1
  「瑤兒,我將你接進宮,可好?」撫著瑤姬的發絲,緊緊的摟著她。
  瑤姬靠在慕容狄的懷中,搖了搖頭。
  「為什么?你不想做皇妃嗎?」慕容狄詫異於瑤姬的拒絕。
  「瑤兒不要做皇妃,只求你真心待我。」抬起眼,卻已經盈滿了楚楚的愛戀,
「瑤兒傾慕皇上多時,如今能有機會側后君側已是福分,早已不求其他。」
  慕容狄細細的看著瑤姬,卻只在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瑤兒……」
  「別說了。」未等慕容狄開口,瑤姬伸手捂在了他的唇上,「瑤兒知道自己
身份卑賤,若是你真的要納我為妃。無論是太后或是皇后,她們都不會同意。就
算她們同意,朝中眾臣也不會允許一個早已是別人侍妾的女子為妃。」
  低垂下頭,瑤姬將頭埋入慕容狄的胸膛。手緊緊的摟著他的腰肢,身子微微
的顫抖。
  「我要納妃,誰敢說長道短!」慕容狄大怒,抬起了瑤姬的頭,卻見她已經
眼眶含淚。
  凄楚的癡癡看著慕容狄,瑤姬張了張口,卻側過了頭。
  「皇上真的可以納瑤姬為妃嗎?」幽幽的開口,她只看著水中的花瓣。
  破碎的花瓣,如同此刻的她。
  探手拾起一片,握於自己的掌心。
  慕容狄心疼瑤姬此刻的沈默,卻無法反駁她的話。
  的確,他登上皇位不久,帝位未能穩固。如果此刻堅持納妃,朝中必然反對
聲連連。
  他確實是喜愛瑤姬,但是比起帝位,他更在意自己的權勢。
  緊握著掌心的花瓣,瑤姬終於直視慕容狄。
  「皇上有這份心,瑤姬已經心存感激。您現在四面楚歌,就連對於戰王爺都
忌憚幾分。瑤姬只愿意陪在您的身邊,絕不愿意讓您失了君王的威信。」
  瑤姬臉上的微笑,卻透露出克制的無奈和痛楚。
  「瑤兒……」慕容狄不知道該說什么。
  瑤姬退開了身子,起身出了水中。拿起了一旁的衣衫,就這么在慕容狄的面
前穿上。
  「或許瑤姬呆在王府中也好,瑤姬可以幫您探聽得一些王爺的消息。只求皇
上回到宮中,還會記得瑤姬,哪怕只是一刻。」
  伺候著慕容狄穿衣,輕輕的開口。
  慕容狄未料到瑤姬竟會如此說,一把抓住她的手。
  「瑤兒,你說的可是真的?」
  戰秋戮對瑤姬的寵愛,他在眼中。縱然他對她無情,縱然如今瑤姬已經是他
慕容狄的人。可是,她依舊住在王府中。
  若是自己真的想得到一些戰秋戮的消息,無疑瑤姬是最好的幫手。
  「為了皇上,瑤姬什么都愿意。」
  抬眼,滿滿的堅定。
  將自己埋入慕容狄的懷中,瑤姬閉上了眼。
  直到天明,瑤姬才從慕容狄的身前起來。看著此刻還在沈睡中的慕容狄,瑤
姬伸手撫著他的臉頰。
  「狄,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嘆息著起身,穿好了衣衫。
  濃重的晨露打濕了瑤姬的鬢角,初露的朝陽卻無法讓一夜的冰冷散去。
  坐上了轎子,留戀的看了別院最后一眼,終還是離去。
  直到瑤姬離開,一道人影入了房內。
  本該沈睡的慕容狄醒來,看著眼前的人。
  「皇上,依奴才看,瑤姬似乎對您是動了真情。」桂公公伺候著慕容狄起身。
  沒有人知道,慕容狄身邊的桂公公有著一身武藝。
  慕容狄聽聞此話,想起方才瑤姬離開前的告白。昨晚的一切,以及她的話,
都告訴他她的真心。
  「若是納瑤兒為妃,你看如何?」
  一想起那讓他著迷的身段,還有瑤姬癡情的眼眸。慕容狄的心一軟,有一種
被觸動的感覺。
  「皇上難道對她動了真情?」桂公公一驚,他從未從主子的口中聽到如此堅
定的話語。
  慕容狄未開口,沈默的踏出了門口,坐上了回宮中的轎子。
  桂公公立刻跟上,心中卻隱隱不安。
  慕容狄對瑤姬的感情,本只是對她的一時迷戀。如此美麗的一個女子,任何
一個男子都會癡迷。可是,他未曾動了真情。
  如今看來,卻似乎不是這般。
  難道,他動了心?
  只這么想著,桂公公便無法安心。
  一旦帝王動心,再無任何野心可言啊!
              第28章淫姬2
  回到王府,卻見自己的房中端坐著戰秋戮。
  「王爺好興致,一大清早便在瑤兒的房中看書。」抽去戰秋戮手中未曾翻過
一頁的書冊,瑤姬軟軟的坐於他的腿上。
  順勢摟住瑤姬,戰秋戮未曾動怒。
  「如何?」
  見此刻的瑤姬眼角含春,一副剛沐浴過恩寵的模樣,戰秋戮心中微微的有些
不快。
  「慕容狄果然不是善男信女,一夜的承歡也不見他對我傾注多少情愫。不過,
假以時日,他早晚是我的囊中之物。」
  瑤姬早已料定,她和皇位相比,慕容狄定會選擇帝位。若是當時她真的答應
做他的皇妃,如今的她或許早已身首異處。
  慕容狄丟出皇妃的誘餌,只為了試探她是否是真心,也是試探她是不是戰秋
戮派來的人。結果,自然是讓他很滿意。
  「哦?你如此有自信?」
  瑤姬嘴角的笑意,竟然戰秋戮有些著迷。
  此刻的她雖有些疲倦,卻無法掩去她自信的光彩。她同慕容狄一夜纏綿,他
以為她身上的清香之氣早該散去。
  可是,此刻懷中的她卻飄散著更讓人迷醉的香氣。微敞的衣襟,將她的酥胸
半露,泛著誘人的白皙。
  聽聞戰秋戮的話,瑤姬掩嘴輕笑。
  「對了,我可是答應了他,以后為他收集你的消息。所以,以后我可就是他
的探子,專門潛伏在你的身邊哦。」
  瑤姬自然注意到戰秋戮眼神所在,故意將自己的衣襟扯下,露出了粉嫩的兜
衣。
  「那我可要小心著點了。」
  戰秋戮打橫將瑤姬抱起,放在了床上。拉下了輕薄的紗帳,將她如同裝飾一
般的外衣褪去。
  「戰……人家累了一晚上,你難道忍心?」勾著戰秋戮的頸項,眼眸流轉著
誘人的光彩。
  未給瑤姬答復,他傾身吻住輕啟的紅唇。
  純然的男性氣息縈繞著瑤姬,閉上眼享受著戰秋戮充滿了寵愛的吻。
  比起昨晚同慕容狄的歡愛,瑤姬更愿意同戰秋戮纏綿。
  濕軟的舌尖流連在布滿了紅印的肌膚之上,吸吮瑩瑩泛光的凝脂白玉。
  「這些印記,都是他留下的?」
  戰秋戮未曾注意到,他所出口的語調,有著微微的不悅。
  那屬於他的嫩白身子,此刻卻已經刻上了其他男人的痕跡。
  瑤姬微微的掠了自己身子一眼,的確有些可怕。可想而知,昨晚慕容狄在她
的身子上多么的賣力。
  「呵呵呵,若是沒有這些,他又如何相信我呢?你的心愿,又如何達成呢?」
  纖細的手指劃過戰秋戮略帶胡渣的下巴,以勾人的眼眸直直的看著他。
  瑤姬此刻一絲不掛,抿著淺淺的笑意躺在床上。微張的腿心兒一點一點的瓦
解戰秋戮的理智,粗糲的指腹不自覺的繞著柔嫩的大腿內側打轉。
  「你確定他會相信你?」
  成就帝業的欲望,遠遠比侍妾與他人共享的不快來的強烈。
  「他信不信我并不重要,只要他愛上我這副身子就已足夠。」看了一眼眼前
只顧著說話的戰秋戮,瑤姬放松的躺著,「戰,你準備繼續如此和我談下去嗎?」
  眉目含春的瑤姬,加上她吐出的幽蘭之氣。戰秋戮眸色一暗,掰開了柔若無
骨的雙腿。
  「美色當前,我自當是好好伺候美人。」
  未等瑤姬開口,玉柱已灌入花徑之中。
  「咿呀……戰……」瑤姬弓起了身子,應和著他今日微微過急的抽動,「慢
些……咿呀……戰……別……」
  耳畔只聽聞瑤姬那一聲聲蠱惑人心的魅叫,甜美氣息的身子因為他的抽動隨
著前后晃動。兩條柔嫩的腿兒在他的肩頭晃蕩,粉嫩的花心出進出的是他滾燙的
巨龍。
  瑤姬閉上了眼,緊緊的抱住戰秋戮。指甲因為花徑處的刺激,在他的背上留
下一道道歡愛的痕跡。
  輕紗紅帳之內,精壯的男子趴伏在瑩白的女子身軀之上。兩人的結合處止不
住流出泊泊的愛液,伴著女子的嚶嚀以及男子的粗吼。
  「瑤兒……我的瑤兒……」
  喚著瑤姬,戰秋戮唯一可以感覺到的只是包裹著自己的濕熱緊致。皺著的內
壁摩擦著他炙熱的玉柱,一陣陣酥麻蔓延全身。
  隨著一陣獸吼般的粗吟,一股灼熱頃刻間灌入花壺之中。惹來瑤姬的輕呼,
而后是無力的被環抱著趴在赤裸的胸膛之上。
  「恩……戰……出去啦,好難受……」瑤姬扭動著身子,為此刻依舊滯留在
體內的異物難受。
  戰秋戮勾起那張泛著嫣紅的小臉蛋兒,見瑤姬微撅著的小嘴兒。動情之下,
將那鮮艷欲滴的紅唇含入口中。
  瑤姬微微一愣,片刻后閉眼反抱著他。任由著濕軟的舌尖竄入口中,與她的
小舌交纏。
  他的大掌游移在微微滲著薄汗的肌膚上,揉搓著她胸前的一對兒玉兔。飽滿
的蓓蕾在他的之間越發的鮮艷,等待著他人的采摘。
  「戰,瑤兒真的好累……」一吻罷,瑤姬終於可以開口。
  此刻的她掩不住滿臉的倦容。昨夜慕容狄的一夜需索,未待休息多久戰秋戮
又是無度的需索,這確是榨干了她的體力。
  撥開她額間汗濕的碎發,見她一臉的憔悴。
  「呀……」
  突然體內的異物抽離,這讓瑤姬輕呼。
  「好好睡吧。」
  睡眼惺忪的瑤姬只聽聞耳畔傳來軟軟的低語,似是父親的慈愛一般,撫慰著
她疲倦的身子。
  「恩……」
  微微的嚶嚀一聲,在戰秋戮的懷中尋著了一個舒適的位置。瑤姬安心的沈睡
於他的身側,卻不知戰秋戮未曾合眼。
              第29章淫姬3
  這幾日慕容狄未再出宮找瑤姬,這也讓她多了些自由的閑暇。
  由著春兒和夏兒陪伴在側,她則是趴伏在涼亭的橫桿上,撥攏著手中的魚食。
湖中的魚兒早已聚集在了瑤姬的面前,卻見她偶爾才投下一些。
  亭中暖爐嫋嫋,輕紗將冷風與亭中的溫暖隔絕。
  「這幾日太后可曾吩咐你們什么?」
  眼眸未曾離開過水面,瑤姬只是隨口一問。
  「太后只讓奴婢們好好伺候小姐。還有便是時刻注意小姐的行為,若有和不
妥立刻告知她。」
  春兒怕瑤姬著涼,取了一旁的貂皮大氅為瑤姬披上。昨日她同夏兒奉了瑤姬
的指示進宮,告知太后瑤姬與皇上有染。
  瑤姬將手中的魚食悉數丟入湖中,冷笑著轉過身子。
  「果然,她對我還是持有戒心。我是該感激她的這份嫉妒,否則根本沒有以
后肆無忌憚的留在皇上身邊的機會了。」
  瑤姬會這么做當然早已猜到,杜青詩就算知道她同慕容狄有染必不會動怒。
她不止不會動怒,該是更希望自己可以多和慕容狄一起一些。
  女人,說穿了還是無法跳離男人。杜青詩為了留住戰秋戮,將她親手送上。
可又怕戰秋戮對她真的有情,又派人盯著。
  「奴婢不懂小姐的意思。」
  春兒和夏兒猜不透太后的意思,也不懂此刻瑤姬的心思。她們以為太后會大
怒,可是她卻只是平靜的讓她們倆退下。她們以為瑤姬會慌張,可她似乎一副意
料之中的模樣。
  「你們說,為何只有女人為男人而活呢?難道失了男人,她們就活不下去了
嗎?」
  杜青詩是如此,她似乎只為戰秋戮而活一般。那個皇后也是如此,否則又怎
么會成了有名的妒后。
  「那么瑤兒又是為誰而活?」
  突兀的男聲穿透了紗幔,驚動了亭中的三人。
  「奴婢參見王爺。」
  春兒和夏兒立刻跪下行禮,唯獨瑤姬依舊自若的站著。
  「你今日回來的可真早。」
  款款走到戰秋戮身旁,示意侍女退下。同戰秋戮一起坐於亭中,柔若無骨的
身子倚靠在他的懷中。
  「你還沒有回答我剛才的問題。」
  戰秋戮勾起瑤姬的下顎,見她此刻一臉的柔順。她能騙得了別人,卻騙不了
他。在她的柔順之下,在她的甜言蜜語之下,埋藏的是淬了毒的刀刃。
  「呵呵,瑤兒當然是為了你而活咯。」
  瑤姬望入他的眼眸,清冷的眼睛沒有半分的溫暖。倒影出她一張角色的臉龐,
卻是帶著虛偽的面具。
  「若是我真的相信你……」輕捏著她的下顎,戰秋戮幾乎湊到了她的唇邊,
「或許我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這張嘴,吐出的一字一句都淬滿了劇毒。」
  瑤姬沒有避開戰秋戮的眼眸,而是伸手握著他的手,將捏著自己下顎的手拉
下覆在了自己的胸口。
  「你不相信我,沒有關系。只要有人相信,我想比什么都重要吧?」
  將他的手放開,瑤姬站起身子,端起了石桌上的酒杯。將杯中的酒水悉數倒
入湖中,看著爭先恐后的鯉魚前來搶食,卻什么都得不到。
  「魚兒一旦嘗到了甜頭,就會食髓知味的反復。就算撒下去的毒藥,他們也
會毫無防備的吞下。可誰又知道,那些魚兒一開始是如何的猜忌小心的對待撒餌
之人。」
  將瑤姬手中的酒杯接過,任由它掉入湖中。魚兒們非但不害怕,甚至是一擁
而上。
  瑤姬微楞的看著空空如也的指間,沒想到自己的心思被戰秋戮全部看穿。果
然,這個男人比宮中的任何人都可怕。
  「戰秋戮,真該慶幸你不是我的敵人。」回過神,再一次將自己拋入他的懷
中。
  戰秋戮挑眉,等待著她的后話。
  「你說的沒錯,我的確是將自己當做了餌。不過,你不會是那個施餌者,此
生我不會再讓任何人控制我!」
  她不該被任何人控制,她的人生只有她可以做主!這么多年所受的苦,只因
為當年被他人控制的無奈。以前的她無法反抗,無可奈何。可是如今的她,卻可
以用自己的身子,這個最弱一面,去控制別人!
  她絕不成為別人手中的棋子,更不會受制於人!
  瑤姬的無禮并沒有激怒戰秋戮,他在意的是她的那句話。
  『再』這個字,讓他有些上心。若非曾受過相似的對待,沒有人會用這個字。
曾經,她被什么人控制過?是杜青詩?還是另有其人?
  瑤姬的臉上掠過的一絲痛意沒有逃過戰秋戮的眼。這樣子的她,到底曾經受
過什么傷害?
  兩人各有各的心思,沈默的看著湖面。直到下人通報丞相到訪,這才打破了
詭異的氣氛。
              第30章淫姬4
  「難得丞相愿意到訪,本王榮幸之至。」
  若說慕容狄最為信任的臣子,除了丞相宋釗延之外,別無他人。
  戰秋戮對他的禮遇,卻不是因為他的地位。而是因為,宋釗延若是能為盟友,
必是一枚有利的棋子。
  「王爺客氣,今日我是奉了皇上的命而來。」
  宋釗延擊掌,但見仆人立刻送入幾口箱子。
  「不知皇上這是何意?」
  戰秋戮瞟了一眼,心中其實已了然。但在宋釗延面前,他是萬萬不可表露出
來。
  「皇上對王爺的愛妾之舞技贊賞有加,特命我將賞賜贈予您的愛妾。」
  宋釗延心知肚明,明著那女子是戰秋戮的愛妾。暗地里,可就不知道和慕容
狄是何關系了。他身為臣子,心中了然即可,不必故作聰明。
  「勞煩丞相跑這一趟。若不嫌棄,倒不如用了膳再走?」
  戰秋戮禮貌的詢問,待宋釗延很是禮遇。
  「王爺破費,不過我還需回去復命,可不能久留。若是皇上以為我也喜愛上
了您愛妾的舞姿,可大可小啊。」
  宋釗延冷笑。戰秋戮想要拉攏自己,他是清清楚楚。
  他不恥戰秋戮竟用自己的愛妾去換取皇上的信任,卻也佩服他為了地位連枕
邊人都可以贈予他人。
  「丞相哪里的話。瑤兒得了皇上的謬贊,如今丞相都如此說,她可要更高興
了。」
  戰秋戮命人將箱子抬下去,人已經走到了宋釗延面前。
  這個宋釗延,軟也不吃硬也不吃。他也曾送予金銀珠寶美女,奈何他偏偏都
不接受。
  「王爺可是好福氣,有如此一個助您的愛妾。」宋釗延拱手作揖,「聽聞這
位女子是太后贈予您的?」
  戰秋戮皺眉,卻只能點頭。他倒是要看看,這宋釗延到底想說什么。
  「可見皇上和太后對王爺真是寵愛有加。我想,這必定也是為了表彰您的忠
心耿耿吧?」
  帶著刺探的話語,讓戰秋戮立刻明白他的意思。
  宋釗延是在暗指他野心勃勃,故此三番兩次的用話針對他。
  「既然丞相須回宮復命,本王也不多挽留。本王替瑤兒多謝皇上的厚愛,過
些時日本王讓瑤兒再為皇上好好的舞上一曲。」
  宋釗延因為戰秋戮的話而楞了一下,不過很快便恢復過來。
  「就不知道皇上可會出宮了。」
  宮中有太后和皇后,他不認為慕容狄可以經常出宮。
  「為了自己喜愛之物,任誰都會想盡辦法的。丞相您說,可是如此?」
  意有所指的看向宋釗延,戰秋戮一臉的自信。
  宋釗延臉色有些難看,匆匆告辭之后步上官轎。
  心知慕容狄必定是和那小妾有些關系,卻不知道是不是真如戰秋戮所言。若
是慕容狄真的如此迷戀那女子,他宋釗延確實是要多和王爺府走動走動的。
  這戰秋戮得到了太后的全心支持,未曾想到他竟想用此方法控制皇上。
  憶起出宮前,皇上特意囑咐的模樣,可見那位女子在他心中的地位可不一般。
  若是倒是真的那女子入了宮,這戰秋戮的地位可就穩若泰山。而他這個丞相,
可就不好說了。
  眼中的精光一閃,他要好好的想想,如何可置身事外。
  戰秋戮親自將宋釗延送至門口,這才回了廳中。卻見瑤姬早已坐於廳中,獨
自一人品茶。
  「為何如此禮遇他?」
  她一直躲在暗處聽著他們的對話,這王府中可建了許多的暗室。若不是戰秋
戮一一的告訴了她,她還真不知道。
  戰秋戮將瑤姬抱坐於自己的腿上,喝下了她喂來的茶。卻惹來瑤姬的輕笑。
  「你就不怕我在茶中下毒么?」
  放下了茶盞,瑤姬將自己妖嬈的身子貼著戰秋戮,拉著他的手探入自己的裙
衫之內。
  「瑤兒,別玩了。」
  輕輕的捏了一下柳腰,戰秋戮將她整個人打橫抱入了自己的園中。
  路過的仆人只敢低著頭,誰也不敢多看一眼。就連戰匪也只是為他們開了門,
合上門后立刻離開。
  「你還沒有回答我。」
  被他放在床上,她清楚得很,這個男人又想做什么。
  「宋釗延一門算是開國元勛,可謂是青鸞的中流砥柱。我若是想要名正言順
的坐穩皇位,一個是得到皇后的葉氏支持,或是得到宋氏的支持。」
  戰秋戮說的很是明白,手也不閑著,將她的衣衫一件件的剝去。
  瑤姬沒有阻止他,反而是將自己被剝下的衣衫丟於床下。
  「皇后可是皇上的人,因此你只能尋求宋氏的支持。」無怪乎,戰秋戮這樣
子的人竟然能夠如此容忍宋釗延的放肆,「不過,依我看來,這宋釗延可是軟硬
不吃。看來,你也沒有法子了。」
  笑著將光裸的身子靠入同樣赤裸的胸膛,胸前的酥軟被握入了溫熱的大掌中
搓捏。
  「沒有他,我一樣可以得到皇位。」
  將瑤姬推倒在床上,精壯的身子立刻覆了上去。
  「戰,你今天為何如此心急?」
  小手抵著他的胸膛,瑤姬有些承受不了他過快的情欲。她還未準備好,可被
他拉開的腿心卻已經頂著一根粗壯的玉柱。
  「恐怕,今夜你可要一夜陪著慕容狄了。」
  說完,戰秋戮也不顧瑤姬此刻還未準備好。腰肢用力的下沈,灼熱的玉柱立
刻埋入了溫熱的花徑之中。
  「咿呀……戰……別……脹,難受……」
  瑤姬只感覺干澀的內壁被灼熱摩擦的有些疼,玉手緊緊的抓著古銅色的手臂。
指甲幾乎陷入了手臂的肉中,卻依舊阻止不了身前男人的暴動。
  「瑤兒,把腿張開。」
  架著瑤姬的腿,讓粉嫩的花心完全的對著玉柱。也不顧此刻瑤姬略微的掙扎,
灼熱再一次貫入她的體內。
  隨著一次次的抽動,甬道漸漸的濕滑。瑤姬也隨著戰秋戮的挺動微微起舞,
身子對著他一起擺動。
  一對兒玉兔因為戰秋戮的力道上下的晃動,粉嫩的蓓蕾等待著他人的采摘。
  俯下身,戰秋戮一口含住粉色的蓓蕾。牙齒輕咬著,惹來瑤姬的驚喘。
  「戰……你別……咿呀……恩……別這樣子……」
  瑤姬怕他在自己的身上留下過多的痕跡,若是被慕容狄看到,必定會起疑心。
  戰秋戮卻抓著瑤姬的小腿兒,用力的掰開。
  被情欲控制的他奮力在稚嫩的身子內沖刺,也不知道在瑤姬身上宣泄了幾次。
  等他終於滿足的從她身上退下時,瑤姬早已虛軟的攤在床上。身上沾染了兩
人的汗水,微啟的雙腿間不斷的溢出白濁之物。
  「瑤兒,你聞聞。」抬起瑤姬的手臂放至她鼻間,「你身上可都是我的氣味
了。」
  瑤姬無力的瞪了他一眼,不知道這男人為何會有如此多的體力。
  「你是舍不得我了?還是嫉妒慕容狄在我身上留下的氣息?」
  瑤姬只是一句玩笑話,她可不認為戰秋戮會為了她嫉妒。
  他對她很好,也對她很是寵愛。可是他們都知道,這一切為的都是他們達到
各自的目的。
  摟著瑤姬的手一僵,戰秋戮因為她的話有些恍惚。
  剛才他每落下的一個吻,都是覆蓋在慕容狄遺留下的痕跡上。
  難道……他是在嫉妒?
  不!不可能的!
  他只是……他只是……
  看著身下布滿了吻痕的白皙身子,戰秋戮再一次緊緊的摟住。
  就算慕容狄看到了此刻瑤姬的身子,也只會以為這些痕跡是他自己所留下的!
決不會懷疑到他!
  這就是為何他如此的原因!
              第31章淫姬5
  瑤姬自然是不知道戰秋戮的心思,只思索著宋釗延的利用價值。
  「宋氏同葉氏關系可好?」
  靠在戰秋戮懷中,瑤姬可以聽到他的心跳。
  「曾經他們各自送了一個女子選妃,如今的皇后姓葉,而宋氏卻只有宋釗延
一人在皇上身邊。你說,他們關系可好?」
  戰秋戮將問題丟回給瑤姬,他的思緒慢慢的平復。
  瑤姬琢磨著,把玩著戰秋戮的大手。
  「看來兩家關系可不怎么好。你想要得到宋氏的支持,希望也不小。而我,
也似乎應該好好的認識一下這個宋釗延。」
  宋氏和葉氏不和,無意對她而言是最好的消息。
  至於宋釗延,她要找機會好好的接觸一下。此人對她而言可是關鍵,若是可
用的好,是有利的棋子。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探灵笔记新鬼背景故事